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十绝山 > 正文 第十二章 路遇-8:慕名指点
    近一年到近几个月来,翁锐经历了一次次的奇遇,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成长,他看到了自己的道路,也越来越自信,尽管刚才这位江湖人士一剑破双雄,显示了强大的实力,也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就算对方再强,抢出十招还是有可能的,但一伸手,翁锐才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的厉害。

    翁锐在武功上的路既是两条路,也是一条路,说是两条路,那是指他在剑法修炼和内功修炼上都有他的考虑,说是一条路,那就是临敌对阵时对方可不管你什么内功剑法,能打败对手才是王道,在刚才和林枫对阵的过程中,他虽有余心去调动自己的内力按照自己的想法催发在剑上,并且屡见奇效,都对林枫造成了压迫性的优势,但这条路总的来说还很不成熟,还有点模糊不清,所以他的战力和压力也是忽高忽低,才给了林枫很多喘息的机会,否则林枫早就落败了。

    翁锐拣起他的剑,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拉开架势,把自己的战力提升到顶峰,就在这时,他瞥到了林枫一丝不屑的眼光,他觉得这家伙还不服气,但现在顾不上他了。

    那位江湖人士则显得比他悠闲多了,还是抱剑在手,静静的看着他,并且眼里充满期许。

    面对这么一位功夫明显高于自己的江湖前辈,翁锐不敢托大,中规中矩,长剑晃出三道剑影,一招“遥祭三尊”也是尽显尊重。那位江湖人士微微一点头,看来颇有赞许之意,但手下可是一点余地都没有留,一出手就是一片剑的汪洋,无数的剑影已经将翁锐笼罩,浑厚深沉的剑气压得翁锐有点喘不过气来,无论你怎样躲,你都会感到被对方的剑势压着,不管你怎么抢,你都感到离对方还差一点。

    翁锐被天灵子吊打过,也被师兄玄一压制过,更被十大剑士的蔺莫伊调教过,但他从来都没感受到过这样大的压力,从第一招开始,他感觉像是陷入一个泥潭,无论怎样努力,你都无法自拔,但你却不甘心,你感觉还有一线生机,你在拼命挣扎,但却发现陷得越来越深,你在不断地榨取自己最后的那一点点潜力,在你感觉就要被淹没时,那丝生机又会出现,求生的**会使你再次扑向那线生机。

    站在一旁观看的林家祖孙三代和十数个家人家仆,见此情景已经有点面无血色,那位江湖人士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不道二十岁的孩子竟有如此能耐,两人的身形已经成了一道道虚影,不断延展出来的剑气逼得他们一步步后退,林老爷子心下惴到,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一位年轻人?

    这边两人的打斗很快就有了结果,翁锐已经顾不上他的内功、他的剑招、他的道路,他剩下的只有冲着那一丝希望去拼命,但绝望的阴影却始终萦绕着他,一方面是他招数上气力的用尽,就是那种泥潭中的感觉,另一方面却是体内被逐渐激发出来的磅礴的真气,本来在静态修炼时已经扩张、已经宏大的气息通道,在这种疾风骤雨般的快速搏杀时却处处受阻,不断地积聚不断地冲撞却没有出口,并且还乱冲乱撞,他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似乎是对方的一丝破绽,这已经是他唯一的一个机会,他拼尽了全力,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到一点之上,强大的孤注一掷的压力之下,他那体内积聚的力量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骤然打开,体内真气飞速流转,奇经八脉通畅舒泰,忽然间感到自己像是挣脱了那个泥潭,看着已经刺入对方破绽的剑尖,意至气发,一声清啸浑厚悠长,似乎有说不尽快意。但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刚才清清楚楚的对方的破绽却突然消失了,迎接他的是一道剑影划过肩颈,随后又是重重的一剑拍在胸前,整个人像只风筝向后飘落,重重的砸在十步之外的地方。

    翁锐没有立即起身,感觉嗓子发甜,强吸一口气,硬是把那口要吐出来的血咽了回去,再慢慢地顺了几口气,这才觉得好了一点,脚下一较力,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本想稳稳地站住,但还是忍不住晃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手上的血迹和豁开的衣领让他明白,他又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哼,你不是很能吗,”林枫冷笑着讥讽道:“正好十招,觉得还过瘾吧?”

    翁锐木然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才明白刚才林枫那不屑的眼光是什么含意,他是在笑自己不自量力,在他现在看来,这岂止是不自量力,那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晚辈翁锐,私闯林家庄,技不如人,愿听处置!”输了就是输了,你夸下海口,人家赢了,该说的还是要说。

    “哈哈哈,”林老太爷笑道:“年轻人,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可知道和你动手的人是谁?”

    “这……”翁锐一脸疑惑,这人确实厉害,莫非又碰到一位大家?

    “他就是江湖十大剑士之一的麒麟剑士阴柔,”林渊看来已经对翁锐没有多少敌意了,笑道:“呵呵,你能在阴大侠剑下走上十招,定当受益匪浅。”

    林家能在此立足,人脉功夫哪个也不能落下,但更重要的是林渊察言观色的本事,他武功虽不及麒麟剑士阴柔很多,但他也是个老江湖,他看得出阴柔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并且毫不藏私的在指点他的功夫,这后面会出现什么结果不知道,但首先不能交恶。

    “啊?!”翁锐这回真的惊住了,又是十大剑士,又是被打一顿,要是对方的剑递得深上半分,恐怕他就没命了,林老太爷说的受益匪浅的话让他猛然明白,他开始的内息和剑招为什么合不到一起,而最后的内息出路却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一个方向,这又是一位高人在指点自己的功夫。

    “翁锐谢过阴大侠手下留情,也谢过阴大侠指点!”翁锐诚心诚意深施一礼。

    “你果然就是那个翁锐,”阴柔看来他对翁锐的表现很是满意,笑眯眯的道:“看来我没有猜错,呵呵。”

    “你知道我?”翁锐奇道。

    “你是不是在汉中什方街和蔺莫伊打过一架,还在天机宫闯过三道宫门?”阴柔道。

    “这您也知道?”翁锐就更奇了,这才是前不久刚发生的事。

    “这个不难,”阴柔道:“你能在这里破了林家藏宝阁的机关,在你和林枫对阵的时候出手的暗器手法,没有点天玑门的积淀恐怕也很难做到,在和我打的时候里面竟然有蔺莫伊的招数,想想几个月来的一些故事,这恐怕也只有你了。”

    “嘿嘿,只是又被打了一顿。”翁锐涩然笑道。

    “我听蔺莫伊讲过,”阴柔道:“你的悟性不错,每次经历都会有提升,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急不得,呵呵。”

    “是,翁锐记住了。”翁锐道。

    “阴大侠,这位翁少侠和天玑门、蔺大侠都有渊源?”看来对翁锐的事林家人知道的并不多,阴柔一提林郅也有点茫然,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孩后面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

    “哈哈,恐怕还不止。”阴柔笑道。

    “师父,这……”这下轮到林枫惶惑了,我们不是在抓贼吗?我们不是要拷问他是谁?谁派他来的吗?怎么一会儿打一架就变成了指点功夫?这种待遇他自己都还没经历过呢!

    “呵呵,林枫你也不要气馁,”阴柔道:“虽说你跟我只学了几年剑,但你的进步也很快,你和他的差距不在剑法上,而在气度修为上,内练一口气,不仅是练的内功,还有心态,还有气度。”

    “是,师父。”林枫道,但今天的憋屈却挥之不去。

    “林老太爷,林庄主,”翁锐取出白犀牛黄道:“冒然闯庄,实属不该,现原物奉上,翁锐在这里赔礼了。”

    “那你的病人怎么办?”林郅接过白犀牛黄道。

    “介入两家纷争我已是错了,”翁锐道:“我想林老太爷、林庄主也不是要害人性命之人,这其中的误会总有解开之时,我想就不用我费心了。”

    翁锐的这话也对,解铃还需系铃人,就算是他偷到宝药解了毒,这两家的矛盾还在,以后说不定还会生出其他麻烦,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看来翁少侠也是个明白人,”林郅道:“那我们这一篇就算揭过了,林家庄也算是不打不成交,交了翁少侠这个朋友。”

    林郅这话绝对是真心话,有了阴柔前面的铺垫,说什么这个人也不能得罪,多一份人情多一条路,但林家也是大家,也不可能做的太过卑躬屈膝。

    “这个自然,翁锐这就别过。”人家的口气里已经有送客之意,再呆着就没意思了,再说,跑到人家去偷东西,被人截住到最后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不错了。

    “等一下,”阴柔走到翁锐跟前,查看他脖子上的伤口:“你的伤不要紧吧?”

    还没等翁锐回答,阴柔“咦”了一声,脸色大变,抬手揪下露出翁锐破衣外面的一块旧玉蝉道:“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