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出事了
    正文

    他并不服宁乔乔。

    宁乔乔也没再理他,转过头看着坐在底下的人:“今天把大家叫到这里来,是有件事想和大家说,我回来的时候听说了一些事,似乎大家最近都很闲,所以搞出了不少事情,是么?”

    底下的人谁也没说话,几个心知肚明的人互相对视一眼,全都沉默着。

    “不管这次是谁在明争暗斗,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人开始清算,凡是有人因为这次的事损害了东澜家的利益的,全都关进水牢,按照家规处罚!一个都不放过!”

    宁乔乔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

    “什么?”底下顿时一片哗然。

    “觅儿,你真的要这样做?大家可都是为东澜家有贡献的人,你这样就不怕伤了大家的心?”

    东澜灵脸色变了变,要知道这次的事情里他的人也参与了不少,真要是清算起来,他也要损失很多人。

    “我没有说他们对东澜家没有贡献,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拿东澜家的利益不当回事,明目张胆的乱来!这些年东澜家给的奖励也不少,可是拿利益当私斗的工具,也绝不轻饶!”

    东澜灵冷笑:“可是……”

    “怎么,灵舅舅觉得我维护东澜家的利益有问题?”宁乔乔说道。

    东澜灵不说话了。

    他当然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反驳宁乔乔。

    “散会!”

    宁乔乔直接丢下两个字起身走了。

    这是第一次,她率先离开,其他人还留在大厅里。

    那些这段时间斗得最风生水起的人脸上一片惨白,谁都知道宁乔乔不是开玩笑的。

    在目睹了东澜清和东澜劲的下场后,现在又有谁还敢怀疑她呢。

    回到房间,宁乔乔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

    希望这次把这些人收拾了,东澜家可以安静一些。

    拿起手机,上面有一桶郁少漠发来的短信:

    【到了么?】

    宁乔乔眼神一闪,回复了一句:【已经到了,你在干什么?】

    “嗡……”

    下一秒手机上显示着郁少漠打来的电话。

    宁乔乔赶紧接起,放在耳边:“你忙完了啊?”

    “嗯,你什么时候到的?”郁少漠道。

    “才到没一会,不过我已经快累死了。”

    宁乔乔将刚才发生的事全都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吐槽。

    电话那边,郁少漠静静的听着,偶尔搭一两句话,或是帮她出主意。

    “你呢?你们那边怎么样了?还是没有找到人吗?”宁乔乔问道。

    “没有,他们还在查。”郁少漠道。

    “好吧,那你要小心一点。”她道。

    “我知道,你乖乖的,照顾好自己,别担心我。”郁少漠道。

    “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渐渐的,宁乔乔觉得有些困,打了个呵欠,一边说一边闭上眼:“郁少漠,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那你睡吧,我陪着你。”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温柔了几分。

    “嗯,好可惜啊,你不在我身边,不然我就可以见到你了……”宁乔乔嘟囔着道。

    郁少漠薄唇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眸底闪过一抹宠溺,他又何尝不想陪在她的身边。

    “咔擦。”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贺寒熠抬脚走进来。

    郁少漠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听了下电话里她呼吸已经变得均匀绵长,挂断电话将手下拿下来,道:“什么事?”

    “那个人最后在郊区的一座山里消失了。”贺寒熠皱着眉道。

    “消失了?”郁少漠鹰眸一冷。

    为了不让宁乔乔担心,郁少漠并没有对她说真话,在几个小时前贺家的人已经发现了可疑人员。

    “对,他们跟丢了,对方警觉性非常高!”

    贺寒熠道。

    郁少漠眯了眯眼:“而且身手还很好。”

    去调查人也是贺家保镖中的佼佼者,但是最后那个人却逃脱了。

    “起码证明了你的猜测没有错!他们真的打算对这座实验室下手,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被我们发现了,他们会不会更改目标?”

    贺寒熠神情有些凝重地道。

    早知道他就应该自己亲自去,否则一定不会让那个人跑掉!

    “不知道。”郁少漠英眉紧拧,摇了摇头:“那些科学家都已经保护好了吗?”

    “按照你的吩咐,全都已经有专人保护。”

    郁少漠抿着唇点了点头,眸底闪过一抹锐光:“我的人做了分析,除了被抓的科学家,贺家没有损失任何其他东西,没有丢失机密文件,就算被毁掉的一些也是在bàozhà中无意间损毁的,而不是故意破坏,所以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不是冲着贺家的机密而来,也不是为了劫人要赎金,但是却一直在蓄意破坏,就算是仇家也没有任何人浮出水面宣战……

    贺家这场纷争开得太奇怪!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一定不会就此罢手!”贺寒熠肯定地道。

    这是他对危险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不会就此打住。

    郁少漠认同他的看法,点了点头:“贺家有专门的远红外搜寻的仪器,让他们搜山!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那个人!”

    只要找到那个可疑人员,一切问题就都能解释了。

    “好,我马上就吩咐他们去做。”贺寒熠点了点头,顿了顿,皱起眉道:“你让她一个人回去并不明智。”

    郁少漠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我没想让她回去,所以现在必须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我才能去找她!”

    “嗯。”

    贺寒熠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他能做的,就是找点把那个人找出来,好让郁少漠早点离开。

    ……

    因为宁乔乔的命令,东澜榭他们雷厉风行地抓了一批人,全都被关进了水牢里。

    这些人手里的生意也全都需要重新分配。

    一连几天,宁乔乔都在和东澜榭他们忙这件事。

    “家主。”

    中午,福叔快步从外面走进来。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着急?”宁乔乔有些好奇地道。

    “家主,东澜劲少爷自杀了!”福叔表情凝重地道。

    “你说什么?”宁乔乔大吃一惊,蓦地站起身错愕地道。16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