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钓到了好大一条鱼……
    帝都近郊,古迹遍地。

    尽管这座帝都在大明建国之初,不少人觉得不如占据了江南富庶殷实之地的古都南京,逊色于占据关中天险,被太祖硬是改了名字的长安,从感情上来说,也不愿意让那座曾经被蒙古人占据过的大都作为帝京,但全都抵不过太祖皇帝的坚持。

    而那位太祖皇帝又是个闲不住的人,虽说不能肆无忌惮动不动就巡行天下,可京畿附近还是被他走了个遍,留下了无数传说,顺便也让很多原本名气并不算太大的名胜一举成为如今游人如织之地。

    比如说,始建于唐,而后历经辽金,屡毁屡建的灵光寺。

    “当初太祖皇帝带人微服到龙泉寺中,游览到那座辽代传下来的招仙塔之后,硬是在塔中过了一夜。据说就是那一夜,太祖皇帝梦见自己掉了颗牙。第二天,他就叫来寺中主持,说要掘开这座塔。那些和尚当然不肯,可后来听说是皇帝驾临就慌了。”

    “结果,太祖皇帝下令工部调来了能工巧匠,就挖出了佛祖的佛牙舍利!”

    此时此刻,站在那重修之后宝相庄严的招仙塔前,沐浴在秋日阳光下的朱莹说得眉飞色舞:“就因为这个,太祖皇帝后来给那些佛寺还有和尚定下了那么多规矩,可谁都不敢吭声,因为那可不是泥地里挖出来的,那是一大堆和尚在工匠的指示下挖出来的石函!”

    “当那些和尚最终起出佛牙舍利时,佛牙木匣的每一面上都还有善慧和尚写的佛牙题记,消息传到四野,也不知道多少善男信女赶过来顶礼膜拜……”

    听着朱莹口中这太祖寻佛牙的故事,张寿忍不住暗自嘬牙。太祖这位前辈竟然提前就把尘封一千多年的佛牙给挖出来了。而挖出来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身上增添一层再世佛祖的光环,而是为了名正言顺地给佛寺和和尚们套紧箍咒,真是算计精明……

    相比挖其他宝藏,这一手真是高明了许多!

    “就因为挖出了佛牙,太祖皇帝大笔一挥,龙泉寺就变成了灵光寺。这附近三座山里的其他古寺庵堂也都被找了出来,太祖又添修了一些,总共八处,所以叫做八大处。因为灵光寺里有佛牙,所以排名第一。”

    张寿刚刚上山时,就发现了八大处中的长安寺不见了踪影——不过联想到后世长安寺也同样是被毁之后就再也没恢复过原貌,更不要说开放,他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太祖皇帝神乎其神找到佛牙的灵光寺作为第一处,在如今这年头,也算是政治正确了。

    至于其他几座古刹和新寺一一往前挪动了一个序号,这种小问题根本无所谓。

    看了一眼灵光寺中那络绎不绝的朝圣人流,刚刚本来就是挑着佛塔一侧空地眺望瞻仰的张寿便低声问道:“人这么多,我们不如改天再进去?”

    朱莹顿时心领神会地一笑,点点头后,就领着张寿往侧门走。等渐渐远离那汹涌的人潮,她才冲张寿眨了眨眼睛:“其实我很小就跟着皇上还有爹来这看过,反正我没见识,只觉得那佛牙瞧着挺普通的。你想看的话,日后我和皇上说,把寺封了,好好看个够。”

    张寿顿时莞尔。他又不是虔诚的信徒,瞻仰可以,封寺何必?等到两人出寺和阿六以及其他护卫汇合,便又趁着游兴爬山,至于其他佛寺,张寿也就是转一转打个卡,陪玩的朱莹更是无所谓,须臾就到了山顶。

    因为早起出京,上山前用过点心,到了山顶已经是午后未时,几个护卫知情识趣地和阿六一块到旁边张罗那顿迟来的午饭了——他们带来的两个食盒中,有酒有菜有点心,食盒中更是备有烧炭火加热的夹层,正适合野餐使用。

    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原本正和张寿在不远处说话的朱莹,竟突然回来了。

    不但回来了,朱莹还满脸不高兴,气呼呼地在一张石凳坐下之后,便托着腮帮子不做声了。见此情景,几个护卫面面相觑了一阵子,便有人拿眼睛去瞟阿六,希望人能去张寿那边说和说和。然而,不论他们怎么看,阿六却只像木头人似的,坐在那看着食盒发呆。

    朱莹不是一贯觉得张寿千好万好吗?今日难得出游,之前一路还一直都气氛很好的,怎么小两口就闹翻了?要知道,太夫人之前还暗示说,等国公爷回来就立刻办婚事的!

    只有阿六注意到,朱莹一面在那发泄似的踩着地上的草根,一面拉过旁边一根倒霉的树枝,一片一片往下拽着树叶,却不时用眼角余光注意张寿那一边,嘴里还在咕哝个不停。

    “气死了,不识好人心……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却还要打发我走!”

    而疑似和朱莹闹翻的张寿,不知不觉也往另一个方向走出去了十几步。他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走路时埋头看着地面,根本不看前方。好在这山顶不比山脚下香火旺盛的灵光寺,因此没几个人,他直到听见前头争论不断,这才恍然抬头。

    “这题哪里是这么算的……”

    “你们都错了,应该这样演算……”

    发现前头是三个围在石桌旁,正在一张纸上指指戳戳的青年,张寿略怔了怔,随即便上了前去。见三人争论的正是之前九章堂招生,他交给顺天府衙张贴出去的三道题目之一,他就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口述极其繁琐的步骤,把那道题做了出来,然后还炫耀道:“交到顺天府衙的卷子上,我就是这么做的!”

    “哼,那位张博士最推崇简洁,你这么繁琐的算法,他未必看得上眼!”

    张寿挑了挑眉,径直走上前去,可当他刚到他们身后时,几乎还来不及说话,两个青年就骤然一左一右夹了上来,紧紧把他包夹在了中间。而这时候,一个埋首仿佛在做题目的青年,方才抬起了头来。

    “果然,用张博士你最感兴趣的东西,才能把你引过来。”

    “你是谁?”

    见张寿极力冷静,但那张清逸俊秀的脸却紧紧绷着,那个同样容貌出众的青年不禁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他轻蔑地瞥了一眼张寿腰间的佩剑,随即若无其事地说:“我是谁?呵呵,当然是送你这把剑的人。没想到,我都如此暗示你了,你不但不知道收敛,居然还继续招摇。”

    “原来你便是那个送剑恐吓我的人。”张寿突然笑了,“我还以为,那是宝剑赠英雄。”

    见张寿明明生死操之于自己之手,却还口出狂言,青年顿时恼羞成怒。然而,一想到今日目的,他便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些负面情绪全都暂时驱逐了出去。

    “废话少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觊觎朱莹!识相的就给我滚回乡下去!要不是她昏了头,说服了朱家那个昏头的老太婆,你还在乡下当你的泥腿子种地呢……”

    刚刚恢复了气定神闲的张寿面色渐渐变了,不是恼怒,而是有些微妙且古怪。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那个青年,直到对方渐渐察觉到了他的眼神,显得越发愤怒而暴躁,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难听,他才叹了一口气。

    “我说这位公子,你特意往赵国公府指名送我一把没鞘的剑,就只是想威胁我离莹莹远点?”

    “什么莹莹,你有什么资格叫她莹莹……呃!”

    就在那青年拍案暴怒的时候,刚刚还明明被两人死死包夹在当中的张寿突然动了。他猛地狠狠一脚跺在了左手边那人的脚背上,当人痛苦地松手蹲下的同时,他便直接给了右手边那人一个重重的肘击。紧跟着,退后一步的他方才不慌不忙抽出了剑来。

    特制的鞋子后跟和护肘戴着真的很不舒服,但看在打人踢人方便的份上,他决定大度地原谅阿六出的馊主意,同时也原谅这个让自己总算没白受折腾的“情敌”。

    “我这剑术才学了一天,不知道怎么样,万一失手,还请你多多包涵。”

    眼见一道寒光突然朝自己挥来,那青年顿时面色大变,完全忘记了自己和张寿之间还隔着一张石桌,竟是转身就跑。而装模作样拿着剑的张寿看到不远处原本看似空旷的地带,冷不丁窜出了几个彪悍的黑衣汉子,团团包围把人截住时,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和王大头都没想到,给他送剑的主使者,竟然和之前他帮王大头解开的那些密信没什么关系。这下王大头要暴跳如雷了,特意秘密筹划布置的引蛇出洞,居然引出的是不是幕后黑手,而是这么个家伙。

    亏他昨天提出之后,王大头立时大为赞同,而且还说得到了消息,别人确实正在等待机会……亏他刚刚好不容易才劝走不放心的朱莹,一个人落单,结果却抓到了那么一个货色!

    这真是钓到了好大一条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