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针锋相对
    正文

    二皇子确实有些怕王杰,不是因为怕这位顺天府尹素来和张寿陆三郎师生有些往来,于是就故意往他头上砸黑砖——这位出了名铁面冷心的王大头,那是最公正无私的——可他就怕强项的王大头丁是丁卯是卯,把自己的过错全都一桩桩一件件数落清楚,定罪分明!

    所以,此时王大头虽说把他的过错都抖露了出来,但却言辞分明地把这定性为过,而不是罪,他登时如释重负,连忙屈膝跪下,用极其诚恳的语气说道:“父皇,儿臣知错。”

    张寿身后的陆三郎顿时心头大恨。闹得这么满城风雨,王大头竟然就这样高高拿起,轻轻放下,雷声大雨点小?想到自己这一次反正是把二皇子给得罪到了四处,小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就准备跨出去至关重要的一步。

    然而,他这脚下还没有迈出去,就看到了张寿侧头朝自己看过来。虽说这位小先生没说话,但陆三郎跟人学了这么久的算经,一下子就明白了那阻止之意,当下就老实了。果然,二皇子的诚恳认错还没有得到回音,他就听到王杰再次开了腔。

    “二皇子这知错两个字,是不是太轻描淡写了?我朝从太祖皇帝初年,便有诏命,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而后英宗皇帝和睿宗皇帝,更是深恶痛绝皇室宗亲横行无忌,犯法不究,因此一再下诏严厉查禁宗室犯法。二皇子昨日晚间那一闹,如今满城沸沸扬扬,你可知道,天下官民百姓会如何看待朝廷禁令?你之前确实只是过,但仅此一条,那却是罪莫大焉!”

    二皇子没想到王大头的陷阱竟然会在这儿候着自己,已经伏地请罪的他顿时心头大恨。可哪怕知道自己这回确实麻烦大大,他却哪里甘愿罢休,因此立时横下一条心,抬起身子大声说道:“父皇,儿臣确实酒后失德,但陆筑他是故意的!他故意高声败坏儿臣的名声……”

    这一次,陆三郎顿时怎么都忍不住了,然而,他却依旧被人抢在了前面。他就只见身前的张寿人影一动,紧跟着就横跨一步站了出来。

    “皇上明鉴,如果酒后失德的人,全都怪罪别人故意败坏名声,那日后大明律中是不是要多一条,声明但凡酒后做出的事情,全都可以免罪,不论是窃盗、杀人甚至谋反?”

    二皇子只觉一股寒气直冲脑际,下意识地扭头怒视声音来处。见张寿正漠然站在极后方的位置,眼神冷冽地看着他,他本能地想要反唇相讥,可话到嘴边,却被张寿再次抢先。

    “二皇子说陆筑那时候高声败坏你的名声,试问那时候你带了几个人,而他有几个人?刘家那位无辜被你败坏名声的姑娘,身边又有几个人?他如果不高声引人注意,你可会投鼠忌器吗?我记得他说,如果不是大皇子出面喝止,二皇子那鞭子就要打到他们身上去了!”

    张寿一面说,一面缓步上前,越过了身前那些四五品官的序列,竟是逼近了二皇子:“而且,我很好奇,平常官民百姓家成亲,尚且还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皇子贵为皇子,论理即便婚事将近,那也是礼部选妃,皇上圣裁,你哪来的消息?又凭什么就认为这是真的?”

    尽管这质问算得上是咄咄逼人,但二皇子却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瞬间喜出望外。他想也不想就站起身来,怒视大皇子道:“我哪来的消息?还不是大哥有意灌醉了我,然后对我说了似是而非的话,否则我就算酒后失德,又哪里会这么糊涂!”

    自高自大的人真是太好撩拨了……

    张寿简直有一种爆笑的冲动,尤其是看见刚刚一直都装与我无关的大皇子那张脸一下子变得犹如猪肝红,一副气得直哆嗦的模样,他强忍笑意皱了皱眉,也不理会此时大眼瞪小眼的那兄弟二人,直接对皇帝深深一揖。

    “皇上,昨夜发生的这件事,正如顺天府王大尹所说,往小了说,只是二皇子酒后失德,但往大了说,涉及到的却不仅仅是两户人家的声誉,还有我朝列祖列宗苦心经营的名声,民间对皇家的尊崇和敬畏。所以,昨夜臣便受学生陆筑所托,前往陆府和陆尚书相商他的婚事。”

    刚刚在宫门之前,张寿就抢在自己前面维护陆三郎;如今在奉天殿中,常朝议事的时候,张寿居然又抢在了前面。此时此刻,兵部尚书陆绾不禁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儿子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可现在看这架势,赶明儿陆筑那小子管张寿叫爹都有可能!

    陆绾作为兵部尚书,却从来不觉得自我感觉良好的二皇子有什么入主东宫的希望,否则昨夜也不会在张寿和陆三郎师生联手下,坦然应承了这桩婚事。

    因此,他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沉声说道:“皇上面前,臣不敢有虚言。这几日臣原本正在和工部刘侍郎商量儿女婚事,打算为犬子陆筑定下刘侍郎幼女。本来今天就打算下定礼,臣家中妻子甚至因为臣一直瞒着儿媳人选,又不和她商量,大闹了一场,臣家中人尽皆知。”

    说到这里,他完全无视了四周围那众多惊诧的眼神,深深躬身道:“所以,臣已经和张博士商定,今日下朝之后,就去刘侍郎家定亲。”

    尽管昨夜已经得到了陆家派人紧急送来的陆绾亲笔信,但同样焦头烂额的工部刘侍郎,原本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尤其是二皇子今日在大殿上依旧如此大放厥词,他简直是气得想要忘掉礼仪,把这个诋毁爱女的登徒子给臭揍一顿,可现在,他觉得心安了。

    不但心安,他还觉得之前居心总有些令人起疑的亲家实在是牢靠——有谁会在看中的儿媳妇据说是皇家挑中的人时,还能坚持本意?再说了,未来女婿的老师虽说年轻,可也同样可靠。不愧是赵国公朱泾看中的女婿!

    因此,刘侍郎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朗声说道:“皇上,如今京城内外已经把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小女若不是心性坚韧,只怕早就自绝了!臣今日斗胆,请皇上为臣和陆尚书家的联姻做个见证,也好告诉天下人,二皇子之前所言完全是子虚乌有!”

    大皇子虽说刚刚被二皇子攀咬了一口,恼羞成怒之际,见陆刘两家表态,他发现事情还有转机,当然知道决断。此时此刻,他也赶紧大声说道:“父皇,二弟所言简直滑天下之大稽,皇子公主的婚事,儿臣又怎会知情?如今陆尚书和刘侍郎联姻,正是天作之合!”

    见鬼的天作之合!这桩婚事要是成了,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做人!

    二皇子简直是气急败坏到了极点,心里越发确认是陆三郎和刘晴这对狗男女给自己下套。然而,他还来不及说话,御座上的皇帝却笑了一声。

    “朕还真是没想到,陆卿竟然下手这样快,这是要和朕抢儿媳妇?不过也谈不上抢,朕都没听礼部说过定了什么人选!不过,你没有因为外间可能纷纷扬扬流传的流言而废弃初衷,这份担当着实值得赞许。既然你们两家都在今天这朝堂上提出来了,朕也算是个见证人。”

    说到这里,皇帝顿了一顿,轻描淡写地说:“回头朕就送新人一幅字吧。”

    此话一出,别说陆绾和刘侍郎双双大喜过望,就连陆三郎,那也是喜不自胜,差点没抓耳挠腮掐一掐自己,确定有没有做梦了。

    外头官宦人家办喜事,宫里能够赏一两匹宫绸之类的东西算个意思,那就已经很不错了,赏精巧首饰和吉祥摆设,那得是圣眷深厚。如他这样的幼子,哪有这种待遇?可现如今,皇帝竟然说赐字……这是如朱莹这样出入宫中如同自家的天之娇女才有的优厚待遇!

    于是,虽说皇帝没点名,可眼看前头老爹和准岳父已经跪了,陆三郎也赶紧圆滚滚地出来谢恩。可他膝盖刚着地,就听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皇上此言差矣!陆尚书和刘侍郎固然是国之重臣,然则儿女辈于国何益?何以劳皇上赐字?更何况,如若两家已经预备定亲,陆筑和刘家女街头偶遇,岂不是太巧了?”

    张寿一眼就看到,此时发难的恰是兵部赵侍郎。对于有人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他完全不奇怪,因为这事情本来就属于太巧!如果真的纯属巧合偶遇,他也不至于让朱莹大晚上进宫对皇帝太后把事情始末解释清楚,昨天晚上也不会对陆绾和盘托出。

    所以,他就不动声色地斜睨了陆绾一眼。果然,这位兵部尚书大人再次体现出了担当。

    “皇上,赵侍郎所言偶遇巧合,那自然不是巧合。历来京城各家联姻,往往也会派家人前往相看,而臣担心犬子痴肥,万一为人不喜,勉为其难反而不美,所以特意对刘侍郎言语了一声。而犬子连日在国子监学习,只有晚上有空,自然只能让小儿女大晚上彼此照一面。”

    陆三郎简直觉得,今天老爹一次次刷新了自己对他的认识,郁积多年的那股怨气全都飞到了爪哇国。甭管老爹从前打骂过他多少回,只冲这一次,他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老爹!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