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两百一十七章 选婿之后
    作为最后两个见皇帝的人,张琛和朱二却是空着手从乾清宫里出来的。外头的人看到这一幕,理所当然地就觉着家世出身最尊贵的两人此番一无所获,但只有乾清宫里陪侍皇帝的人才知道,这两个家伙有多幸运。

    在御前差点吵起来,说出来那么过头的话,居然都没受罚,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而且,张琛还说出了那样的非分之想,虽说被皇帝给骂了回去,但依旧够劲爆了。

    然而,随着见过皇帝的人渐次出宫,更多的人得知皇帝竟然请了国子博士张寿在旁边陪选,顿时又惊又怒。等到盘点那些得到赏赐的人时,发现除了吏部郎中之子肖云得到了一整套的新书,其余如张武、张陆等人,几乎清一色都是半山堂的贵介子弟,便更有人不满了。

    在众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张武抱着那只梅花笔洗,晕乎乎地回到家时,整个南阳侯府都轰动了。作为排行第五的庶子,他在家从前就是个透明人,若不是抱上了张琛这条粗大的金大腿,其他兄弟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就是下人在他面前也多数只是虚应故事。

    也就是后来张武在半山堂中竟然和张武轮流执掌御赐戒尺,辅佐张琛这个斋长管辖监生,南阳侯夫人看在眼里,就给他多添了两个随从,在他提出想去礼部报选的时候,踌躇片刻就顺水推舟答应了。可谁都没想到,此次张武仿佛有那么一点希望!

    南阳侯夫人却是耐心等到打探完了后续消息,这才把这个忽视多年的庶子叫到了面前,随即仔仔细细洗干净双手之后,小心翼翼接过了张武手中那个官窑烧制,图案精致的笔洗。翻来覆去端详了好一阵子,她就还给了张陆,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皇上赏给你的东西,也不要仅仅是供在架子上,放在书桌上用吧,这才对得起皇上一番苦心。我回头吩咐把你那屋子所在的院子腾出来给你,剩下的做书房,你去再挑两个人伺候书房。记住,挑一大家子都在府里的,如此出了事一大家子连坐,也就不怕他们使坏了。”

    “当然,我也会吩咐下去,免得有些被嫉妒烧昏了头的人丢人现眼。你这些天自己好好预备预备,别好消息下来的时候却措手不及。”

    尽管张武曾经对张寿说,希望找个厉害的妻子,将来分出去单过,可嫡母真的这么好说话,他还是不由得愣住了。足足好一会儿,他这才意识到最后一句话,登时又欢喜,又惶恐。

    “母亲,什么……什么好消息?皇上虽说赏了这笔洗给我,可什么别的话也没说。说不定还有别人也得到了皇上的赏赐呢?”

    相比最初仅仅是一介小卒的南阳侯张汉洲,南阳侯夫人却是正儿八经的军中世家出身,祖上世袭指挥使,睿宗皇帝亲自做媒,可过门之后,她就发现丈夫内宠众多,多数都是作为胜利者赢得的战利品,少数是买来的婢女。

    早就在家里经历过这些事的她快刀斩乱麻,把这些莺莺燕燕分门别类安置了起来,等到发现张汉洲根本不管内院事,她就更放开了手,立下了一条条家规。老实安分的,她该给什么就给什么,争风吃醋的,第一次拖下去打,第二次就立刻发卖。

    两三次杀威棒下去,原本根本没规矩的家里整肃一清,和隔壁怀庆侯府形成了鲜明对比。

    她自己生了两个排行靠前的嫡子,一个早早就被她送出去跟着自己的父兄学习骑射武艺,如今已经封官娶妻,另一个从小拜在京郊一个饱学大儒门下,业已有了功名,剩下的庶子庶女,她衣食份例不缺,谁要想学什么,就一份南阳侯府的帖子丢过去,让他们拿着去求学。

    她把话说得清楚,该分的家业日后一分也不会少了他们,但若是在外头乱闯祸,那就是直接扫地出门没商量。她精力有限,偌大一个家加上各种产业,整天操心都来不及,谁高兴还要再管十几个庶子庶女都是怎么想的——养活他们就不容易了,光靠俸禄喝西北风吗?

    此时此刻,见张武满脸货真价实的惶恐,南阳侯夫人想到这个庶子自幼生母去世,虽说常常跟着张琛胡混,但本性却还是相对老实,她笑过之后,就气定神闲地说:“你大约不知道,你前头后头,总共有好几个人得到了皇上赏赐、”

    “其中,吏部肖郎中的儿子,得了一部新书。你是这一只梅花笔洗。隔壁你伯父家的六郎,那是一支宣城紫豪……”她一口气把六七个人所得赏赐一一报了出来,见张武赫然惊讶得无以复加,她就笑道,“但凡家里有人报选的,谁没有派个人候在宫门看着?”

    “另外,你从前一口一个琛哥的秦国公长公子张琛,还有赵国公府的二郎,两手空空从宫里出来。所以,不论从哪一点来看,你们这些得了赏赐的,简在圣心,那是一定的。所以,到时候你尚公主,又或者是娶郡主,都是有可能的。”

    张武听南阳侯夫人说得信誓旦旦,心里虽说信了几分,再加上想到张寿曾经当面问过他,是否想过尚主,而皇帝问他的那个问题,又带着鲜明的倾向性,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足足好一会儿方才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事情还没个准呢,要是真的就被嫡母这三言两语说得得意忘形,那才叫蠢!

    当下他就恭恭敬敬深深施礼道:“多谢母亲教诲。我一会儿打算去拜谢老师,今日在御前,老师也曾经出言为我说话。”

    “去吧。”南阳侯夫人此时此刻哪里有一点儿别人眼中的精明厉害,微微颔首时,显得风度优雅,雍容大方,“你回去换一身衣裳,我吩咐人给你备好礼。”

    当张武退下之后,南阳侯夫人抬手看了一眼自己依旧光润的双手,依旧鲜红的丹蔻,却是认认真真地考虑起了一个问题。哪怕她并不觉得张武有那么优秀,然而,挑女婿和侄女婿,却和选人才不一样,这要是皇帝真的要张武尚主,那她还不用担心,可要是张武娶郡主……

    哪怕再温良恭俭让的郡主,那也是郡主,进门之后绝对不能当寻常儿媳妇看!所以,她是绝对不在意郡主儿媳妇分出去单过的……

    当强势的南阳侯夫人正在为难时,隔壁怀庆侯夫人……却是直截了当病了,躺在床上直哼哼。而受了一场惊吓,而后又糊里糊涂拿到了一支轻飘飘的御赐紫豪笔,整个人比张武状态还糟糕的张陆,回来后勉强打足了精神去嫡母那探病,随即才同样告退离去打算去见张寿。

    然而,怀庆侯夫人就不比南阳侯夫人那番见地了,等人一走就恼火地丢下额头上搭着的布巾,恼火之极地骂道:“不过就是被赏了一支笔,居然还到我面前来炫耀?要不是隔壁那个该死的女人在侯爷面前搬弄是非,他压根没资格去应选!”

    屋子里的人没人敢在主母发脾气的时候吭声,可听到怀庆侯夫人提及南阳侯夫人,还是有人在肚子里轻蔑鄙薄。隔壁那位作为弟妹,好心提一句那也是应有之义,否则,皇帝有言在先,张陆还是能够亲自去应选,毕竟家世清白的自己就可以报,那时候侯府就丢脸了!

    再说了,隔壁南阳侯府那是规矩严明,自家府里却是乌烟瘴气,夫人一有事就立刻病倒哼哼,侯爷瞧着都不耐烦,夫人居然还乐此不疲……烦不烦啊!

    外头消息满天飞,但对于今天和齐良一块,轮流在九章堂中上一天课的陆三郎来说,那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讲算经书。甚至为了不让外头疯传的八卦影响上课,他在征求过所有九章堂监生的意见之后,“毅然”决定把午休改为做题!

    这些天来,为了保持作为斋长的威严,本来就比众人基础好的他充分利用和张寿的关系,早预习,晚温习,一旦有空就大量习题刷起来,因此这临时代课老师早就当得有声有色。当下午的课终于全部结束之后,他威严地一声下课,随即就步履轻快地走到门外。

    憋了一整天,他现在就想知道,今天的选婿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他才刚一出门,就看到徐黑逹正脸色复杂地站在外头廊下。虽说不知道人什么时候过来旁听的,到底是个什么意图,但小胖子还是立刻警惕地说道:“徐黑……徐监丞,我这可是应老师的要求临时代课,没讲一句题外话!”

    “我知道……皇上和葛太师都亲口承认你天赋卓绝,又勤恳好学,我不挑你的刺!”

    绰号徐黑子的徐黑逹眼神复杂地盯着陆三郎多看了几眼,随即才淡淡地说道:“皇上已经见完四十个人了。你们半山堂……不,你已经不是半山堂的人了……半山堂中有五个人得了皇上赏赐,另外两个则是吏部肖郎中之子,大理寺贺少卿的侄儿。呵,张博士风头出尽。”

    对于皇帝选婿了,结果却是张寿出风头这种情况,陆三郎在听张寿说被皇帝请过去这个消息之后就有所预计。此时,他笑眯眯地挑了挑眉道:“珠玉在侧,要想表现得好,就得更加有才学,或者说有底气。而这种事,半山堂的那些监生习惯得多,自然能表现得好。”

    “呵呵。”徐黑逹本来只是因为心情复杂,所以想随便站一站,不知不觉就站到九章堂来了,此时自然不想再和故意耍嘴皮子的陆三郎说话,当即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可他还没走两步,却被陆三郎突然拦住:“对了徐监丞,小先生回号舍了没有?”

    “没有。这事儿闹得满城风雨,就连国子监六堂监生也有不少炸开了锅,也不知道多少人想问东问西,他肯定得明天再来。”

    陆三郎这才笑吟吟让路,等徐黑子消失得没影了,他立刻一溜烟往外跑去。等到出了国子监,熟门熟路地到旁边一家小茶馆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小厮,牵出了那匹专供他骑乘的马,他就立刻让人牵着马匆匆往赵国公府赶去。果然,他到了大门一问,就得到了明确答复。

    “皇上才刚把张博士和我家二公子,还有秦国公长公子从宫里直接送回到这儿来。”

    啧啧,看看皇帝,想得多周到!陆三郎才这么想,紧跟着就听到了下一句话。

    “怀庆侯家六公子和南阳侯家五公子都来了。”

    陆三郎愣了片刻,这才醒悟到人家说的是谁——毕竟,和张陆和张武在一块的时候,没人会想起他们的家世,还有他们那有约等于无的父亲。他们和张琛不一样,张琛的父亲张川其实更没存在感,那个秦国公在朝中就是哑巴聋子,可张琛毕竟是独子。

    他刚刚来得急,并不知道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也懒得问,点点头后就打算下马。可那门房却非常知情识趣地上前牵了缰绳,满脸堆笑地说:“太夫人吩咐二少爷待客,如今张博士在二少爷的紫烟阁,几位公子都在那。”

    陆三郎曾经是朱二的“挚友”之一,紫烟阁没少去,他还想做一做先拜访太夫人的样子,等听到太夫人说身体略有些不适,不会客,他才从善如流地改去了紫烟阁,可才刚到穿堂门前下马,他就听到了张琛的大嗓门。

    “朱二,你还敢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这么倒霉?”

    “谁让你自己说想学写八股文的!”

    “你还说?我掐死你!”

    换成别人,陆三郎指不定还会急急忙忙冲过去当个和事佬,可张琛和朱二闹起来,他却乐得坐山观虎斗。等被书童引进了紫烟阁,见张琛和朱二果然正扭打成一团,而张武和张陆则是团团围着张寿说话,压根没理会那两个瞎胡闹的家伙,他也立刻凑到了张寿跟前。

    “小先生,今儿个听说半山堂的人有五个得了皇上嘉许?徐黑子说话只说一半,都有谁?”陆三郎见张武和张陆面色有些微妙,他立刻心领神会,“莫非就是你们都榜上有名?”

    见张寿含笑点头,背后本来闹得翻天覆地的两个人却突然息声,陆三郎就倏然转身,嘿嘿笑道:“张琛,朱二,你们两个不会落空了回来吧?丢人不丢人?”

    “你住嘴!”朱二和张琛几乎异口同声迸出三个字,随即彼此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而这时候,张寿方才轻轻敲了敲扶手说:“都给我消停点。我想,你们好事都将近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