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送饭和探病
    一路上,陆三郎得意洋洋地边走边说,当最终夸耀完自己的功绩时,已经到了国子监大门口。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正要说起张寿通过他给老爹提出的那个建议,他冷不丁就瞥见了不远处的一个人。几乎不假思索,他就直接闪到了张寿身后。

    妈呀,朱大公子脸上多了道刀疤,比从前显得更深沉……不对,是更凶悍了!

    虽然在陆绾面前显得理直气壮,但陆三郎非常明白自己从前和朱莹那所谓婚事传闻杀伤力多大——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张寿那样理解他装模作样的苦心,尤其是朱廷芳。所以,自从朱大公子归来,他是有多远躲多远,尽量防止直接打照面,就比如昨天,他后来就溜了……

    而张寿被陆三郎这举动闹得好一阵无语,但更无语的是早上朱廷芳才刚送过他,眼下这是来干什么?还不等他开口询问,就只见一个护卫已经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手中提着一个三层食盒:“寿公子,大公子说,外头饮食不如家里干净,正好顺路,就给你送来了。”

    顺路?朱廷芳暂时还没个实职,又不是喜欢出门呼朋唤友的那种人,见鬼的顺路?

    正这么想时,张寿就听到背后传来了朱二的生意:“哟,陆三胖,你这鬼鬼祟祟的干嘛?我大哥又不是洪水猛兽,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

    得意洋洋地讽刺了一句之后,见陆三郎不敢作声,朱二就大摇大摆走了过来,看到那护卫提着的食盒,他顿时又惊又喜。听说朱莹不再亲自又或者派人给张寿送午饭甚至晚饭,他中午那顿也没了着落。因此,他立刻笑容可掬地说:“大哥你真好,还记得给我们送午饭!”

    朱廷芳淡淡看了朱二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家里小厨房就只准备了张寿的份。至于你,狐朋狗友那么多,中午上哪去都能解决这一顿。”

    哥,你真是我的亲哥吗?我怎么感觉我是捡回来的,张寿才是你亲弟弟!朱二顿时哭丧了脸,那幽怨的表情简直是见者伤心。

    而朱廷芳面无表情地与其对视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还好莹莹惦记你这个哥哥,让小厨房给你多预备了一份。”

    没等满脸放光的朱二欢呼雀跃,他就又补充道:“但是,如果你日后分班的时候进不去第一堂,对不起莹莹这份心意,你自己知道是什么后果。毕竟,爹之前就说过,你那顿家法只是姑且记在账上,不是就真的算了。”

    说到这里,朱廷芳仿佛不经意似的扫了一眼张寿背后正幸灾乐祸的陆三郎,又呵呵笑了一声:“陆三公子从前不是和我二弟交情甚笃吗?最近也没见上我家里去,我爹和我都惦记你很久了。虽说你在九章堂当这个斋长应该很忙,可也不该忙到忘了旧地旧友。”

    陆三郎只觉得尾椎骨一炸,一股寒气油然而生,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偏偏那脸上表情都仿佛僵硬了。直到朱廷芳举手做了个手势,又一个护卫上来放下了一个食盒,而后众人井然有序地随着朱廷芳策马离去,他才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小先生,你可一定要帮我一把!朱大公子可不像朱二这家伙似的没用,他下手可狠了!他从小就厉害,谁要是敢在背后非议朱家的事,尤其涉及到赵国公夫人,那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他揍人还能不留伤痕,昨天朱莹肯定是和他学的!”

    如果是别人说自家大哥的坏话,朱二一定会勃然大怒,反唇相讥,可自己刚刚才被大哥威胁了一遍,他此时竟是不由自主地心有戚戚然。

    “陆三胖说得没错,我家大哥简直不是人!我从小就没见他输过,无论读书,还是练武,从来都是第一,和他同辈的各家公侯伯府的公子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人人都会被家里长辈拿出来和他比!可我不是他啊,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狠狠抱怨了几句之后,朱二这才气苦地说:“我爹干嘛不多生几个儿子……”

    “我爹就比你爹多生了一个儿子,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我就被他各种看不顺眼?”陆三郎嗤笑了一声,但刚刚哀嚎时那失态之色到底还是没了。他上前拎起一个食盒,塞给正满面沮丧的朱二,自己则是提了另外一个,这才换作了笑脸。

    “小先生,咱们去你那号舍一边吃饭一边说话?”

    张寿对朱廷芳从昨天到今天这殷勤到过分的举动也有些无奈,可知道人家是做给别人看的,他也实在是没办法,此时对于陆三郎的建议,他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等到跟着张寿进了号舍,朱二和陆三郎把刚刚那点郁闷暂且放下,拿出里头那各色饮食的时候,两个人就再次震惊了。

    因为,其中一个盒子里那不但荤素搭配合理,颜色还赏心悦目,另一个里头那却是普普通通的红烧鱼、粉蒸肉、炒鸡蛋、凉拌荠菜,哪怕其实也算是一顿丰盛的午餐,可怎么都透出一种敷衍的意味。于是,朱二再次忍不住抱怨道:“不用说,这肯定是给我的!”

    “好了好了,就当是你家厨子的无心疏失。”张寿可不想把这顿饭变成诉苦大会。分好筷子,示意朱二别啰嗦赶紧开吃,他就对来蹭吃蹭喝的陆三郎说,“对了,下午你这个九章堂斋长代我去探望一下杨博士。”

    陆三郎顿时就不干了:“凭什么啊!那个老不死现如今在整个国子监的名声都完了,要知道,谢万权给他解围却被他倒打一耙,这事儿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谢万权愤而退出率性堂,那也是因为他,他算是把为人师表四个字彻底砸地上了!听说大司成都恨不得他死了!”

    “让你探望他,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告诉他,眼下率性堂已经交给了广业堂的李博士负责,李博士之前能把七八百人的广业堂管得井井有条,区区两百人的率性堂自然也不在话下,所以,请杨博士不用担心国子监没他就不行,尽管好好养病。”

    张寿似笑非笑地看着恍然大悟的陆三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他既然能想出诋毁我来诱使莹莹动手,妄想一箭双雕,激起公愤,那就得有事情闹大众叛亲离,一无所有的觉悟。相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更喜欢报仇不隔夜,这次不得不隔夜,我已经觉得亏了。”

    听到张寿叫陆三郎去探望杨一鸣竟然是出于这个目的,朱二顿时精神百倍:“陆三胖要是不肯去,我去!气人这种事,我最拿手!陆三胖你别和我抢,我现在就去!对了,去看人还得准备点礼物对吧?我去那些专卖丧葬之类东西的地方瞅瞅!”

    陆三郎眼看朱二放下筷子,也不吃饭了,一溜烟就冲出了门去,再看张寿竟然没阻拦,他就忍不住干笑道:“小先生应该是本来就打算让朱二这家伙出马对吧?”

    “他才刚刚被他大哥刺激了一场,让他去杨一鸣那里大闹一场,出出气也好。”张寿顿了一顿,满脸的无所谓,“至于杨一鸣是不是会因此气出一个好歹来,我相信他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再说,昨天他把杨一鸣送到家之后,大夫就说了,姓杨的身体底子不错,死不了!

    “那是,别看朱二这家伙在他大哥面前就变成了一条虫,其实做事可狡猾了。他这个人,坏在心里,蔫在表面。”陆三郎凭借自己对朱二的深刻了解,认可了张寿故意激朱二去探望杨一鸣的做法,随即立刻一手撑着桌子,脑袋朝张寿凑近了些。

    “我爹昨晚上听了我那建议后,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但他说,要好好考虑考虑。”

    对于陆绾这样的反应,张寿已经觉得很满意了。毕竟,一个已经当到兵部尚书的大佬,不是轻易能吓唬……或者说忽悠的,就算是局势已经有些不妙的情况下,人也不会随便认输。因为这样的人有自己的人脉,自己的渠道,不会那么轻易折服。

    所以,当陆三郎又凑了过来,低声探问是不是还有后续对付自家老爹的计划时,张寿顿时那张脸绷不住了,当即笑骂道:“有你这样当儿子的吗?想当初你和刘家那姑娘事情闹开的时候,你爹可是坚定站在你这边的!”

    “那他又不是为了维护我,是为了维护陆家的名声,还有他那张老脸而已。”

    陆三郎一副不大领情的样子,但在张寿的瞪视下,他最终还是小声说道:“赵国公这个人,我因为和朱二当初关系还挺好的,一时好奇深入了解过。别看他不哼不哈,之前十几年都很低调,但他是个很记仇的人!我爹做出那样的事情,别想轻巧过关!”

    “所以,与其让赵国公对付他,不如我吓唬吓唬……对吧?至少我是为了他好。”

    见陆三郎一个大胖小子对自己眨了眨眼睛,竟然显得挺萌,张寿不禁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觉着,陆三郎一个看上去叛逆的儿子,其实打心眼里还是为父亲着想的。

    就和陆绾一面表现出瞧不起和不信任陆三郎这个儿子的态度,一面却在关键时刻出面维护,而不是把这个胖儿子当成弃子一般丢出去一样。

    “你小子这么滑头,不去朝中和那些老大人们斗智斗勇,实在是太可惜了!”张寿摇头一笑,随即就语气轻松地说,“接下来不用我们做什么了,只要在一旁看戏就好。昨天我和莹莹再加上杨一鸣谢万权把事情闹得这么天大,接下来就该别人出手了。”

    朱二却不知道张寿和陆三郎一搭一档,怂恿了他去找杨一鸣的麻烦。才只是吃了两口饭的他并没有感觉到饥饿,出了国子监就找了附近一家食肆,随便买了几色便宜的糕点——按照他的性子,原本是决定买劣质的,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稍微厚道点。

    别人挑剔他的诚意无所谓,怀疑他的居心也无所谓,但至少不能让人往他身上泼脏水!

    至于之前说的,买丧葬用品去气人,朱二到底还是进了店又退了出来。因为就在饶有兴致地检视那些平民所用诸如各种陶器和陶马泥偶之类殉葬品之后,他突然就想起了两个字,于是他就犹如烫手似的丢下东西就匆匆离开。

    那两个字,便是在西汉闹得最凶,而后每朝每代都有人倒霉的罪名——巫蛊。

    于是思来想去,除去一盒糕点,朱二还带上了太祖皇帝曾经向群臣普及过的,探望病人最好药方——水果。在三月这种万物回春的季节,如今市面上的水果并不丰富,而他手里的那个纸袋里,则是最昂贵的樱桃。

    因此,当他来到杨家大门口,发现竟是守着两个顺天府衙的差役时,微微一愣的他就主动走上前去,直接把带的东西大大方方递了过去。

    “国子监张博士让我这个半山堂代斋长来看看杨博士,我买了一盒点心,六两樱桃。你们有没有试毒的东西,且先试试看,省得回头杨博士又混赖我要毒死他!”

    两个捕快顿时暗自叫苦。可明知道朱二是故意的,是甩锅,两人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查看了一下朱二带来的“探病礼物”,尽管那完全不是他们的职责。等到目送了朱二趾高气昂地进去,两人方才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交换了一下看法。

    “朱二公子这是成心来气人的吧?”

    “在这儿守着的那大夫说,杨博士虽然昨天被气昏了过去,但指不定是装的。别看他是读书人,惜福养身,这身体打熬得很好。既然如此,张博士哪会咽下这口气?”

    两人彼此一笑,全都在那案子鄙薄杨一鸣,前任装昏倒的户部张尚书再次被他们拿了出来作为反面教材,言谈间对杨一鸣自然毫无半点敬意。陷害朱莹不成反而露丑,被久负盛名的监生忿然指责,甚至不惜退出率性堂来指责其不堪为人师,这样的人还会有前途吗?

    果然,不过须臾,他们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咆哮声:“滚,你给我滚出去!我杨一鸣就算再落魄,也轮不到你这纨绔子看笑话!”

    随着这声音,探头到院中张望的两个捕快就看到朱二从屋子里出来,脸上笑容洋溢:“杨博士中气这么足,看来没什么大碍。对了,我带来的糕点和樱桃都让大夫尝过了,你要不放心,那就权当我孝敬大夫,请他好好看护你的报酬。好了,杨博士,咱们后会无期!”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