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北宋大丈夫 > 第790章 这还是人吗?
    “臣告退。”

    折克行很恭谨的退了出去。

    赵曙揉揉眉心,“大朝会人太多,第一次我得看着,看着所有人……到了此时我才知道,原来庙里的木胎神像也会累,路漫漫啊!”

    作为新扎帝王,赵曙需要适应的东西很多,而大朝会就是其中之一。

    但作为帝王,软弱只能是一瞬。

    “西夏人这是在做什么?”

    赵曙有些怒了,“一面在大朝会上向大宋示好,一面又在暗地里派人去蛊惑折家,他们想干什么?”

    “官家,西夏人在麟府路折戟多次,对折家恨之入骨,如今借机来挑拨一番……按照那些臣子的秉性,若是被他们知道了,不管事后如何,折家都会面临围攻……”

    张八年很冷静的分析了此事。

    文官们大抵不喜欢将门,最大的愿望就是拆散他们。

    西夏人在联系折家,并愿意帮助他们自立……

    这个消息一旦散播出去,弹劾折家的奏疏将会淹没了宫中。

    哪怕最后没能撼动折家,但疙瘩却埋下了,以后时机合适就会扩大为脓疮,一举埋葬了折家。

    “有趣!”赵曙的眼中多了恼火,“所以折克行知道事情紧急,一夜之后就赶去了万胜军中,拿获了那个内奸……他的动作很快,可西夏此次就来了一个?”

    “官家,不止。”

    张八年说道:“收买、盯梢……这等事少不下五六人。只是那人被折克行拿了,剩下的人大概会马上赶回西夏。”

    “跳梁小丑!”

    赵曙的眼中多了冷意,“既然来了……为何要走?”

    张八年霍然躬身,“是,臣马上率皇城司去围杀那些人。”

    赵曙拿起奏疏,淡淡的道:“速去。”

    张八年疾步而去,赵曙说道:“有人说折家血脉不纯,对大宋的忠心也不纯……”

    陈忠珩小心翼翼的道:“官家,折家世代在西北为将……”

    大佬,这等人家除非是被逼,否则绝不会反叛啊!

    而且麟府路乃是四战之地,宋、辽、西夏三者之间的夹缝地带,在这等地方自立,那就是和一群虎豹做邻居。

    西夏李家当年背叛大宋自立,那是因为他们可以独处一方,可折家要是反叛……那就是自寻死路。

    赵曙当然知道这个道理,“若非如此,折家不可能世代留在西北……忠心有了,但还得要彰显折家的武力……”

    陈忠珩心中一惊,不敢再说话。

    官家这是在未雨绸缪?

    大宋的武将很尴尬,大抵是被打压过度,将领们都学会了明哲保身,以至于遇到麻烦时,朝中竟然想不到一个能服众的武将。

    这样下去不行啊!

    于是折家就进入了赵曙的眼中。

    这是机遇!

    从麟府路军马司放开了对折家的钳制,到折克行在京担任万胜军的都虞侯,这一步步都是帝王对折家的恩宠。

    有恩宠是好事,但你折家得证明自己有这个本事……

    陈忠珩悄然出去,问道:“张八年可快?”

    “很快。”一个内侍低声道:“小的从未见到张八年走这般快过。”

    这是要争功啊!

    “折克行呢?他可是回了军中?”

    “不知。”

    “他若是聪明就该去追杀那几人……”

    ……

    京城通往西北的道路很宽敞,这得益于当年爆发在西北的那些战争。

    战争这头怪兽一旦开动,后勤就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而道路就是决定后勤效率的血脉。

    大道很宽。

    五个男子摧动马匹,在一段无人的道路上疾驰着。

    天气很冷,战马却跑出了汗。按照规矩,此刻就该减速,再跑一阵子后就必须要让战马歇息,并补充马料。

    可这五人却不停的催促着战马在加速。

    太阳渐渐爬升到了最高的地方,晒的人身上多了些暖意。

    可这些暖意在前方出现了一人一骑时,都化为了冰冷。

    “折克行!”

    战马在轻轻的嘶鸣着,不时打个响鼻,显得极为畅快。

    折克行看着这五人,说道:“大宋的新年才到,你等为何要急着回去?何不如留下来……住上一辈子……”

    那五人面面相觑,然后有人狞笑道:“他就一个人,斩杀了他,我等带着人头回去就是大功。”

    折家对于西夏来说就是死对头,若是能斩杀了折克行,李谅祚想来会欢喜不已。

    “趁着没人,杀了他!”

    五个西夏人从怀里摸出了短刃,狂热的冲杀过去。

    马蹄声从他们的身后传来,有人回头看了一眼。

    数百骑士正飞速而来。

    “完了!”

    绝望的气息笼罩了这五人。

    “杀了折克行,我等的家人也能被善待!”

    “杀了他!”

    他们在绝望时选择了拼命,这大抵就是西夏人的性子,平头哥的风格。

    折克行拔出长刀,轻轻踢了一下马腹。

    战马开始加速。

    双方相对冲刺,转眼间就刀光临身。

    长刀没有什么漂亮的招式,按照折克行的理解,长刀就是武人的胆。

    挥刀斩杀,只要你挥动长刀,就再无反悔的机会。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不像是长剑,还能快速的变招。

    铛!

    长刀格挡,随后手腕转动,长刀转了一个极小的圈子,斩杀而去。

    没有什么招式变化,只是比快。

    发现对手的意图快,格挡快,反击快……

    诸多的快加在一起就是高手。

    折克行就是高手。

    长刀从对手的脖颈上抹过,折克行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左边。

    左边的西夏人大喝一声,短刃从侧面劈砍而来。

    这一刀的力量很大。

    铛!

    仓储之间,折克行还是挡住了这一刀。

    对手是全力以赴,而折克行却是仓促格挡,所以长刀下沉了一些。

    西夏人看到了希望,就喊道:“杀了他!”

    长刀被压下去,等反应过来时就晚了。

    以多打少就是这么得意。

    边上的一把短刃靠近……

    就在此时,被压下的长刀陡然加速。

    “不!”

    被压下之后,长刀只能抽回来,然后才能重新进攻,加速是万万不可能的。

    所以当看到那柄长刀加速时,直面折克行的西夏人绝望了。

    折克行作为折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武力值自然是没话说。可这样的佼佼者竟然被自己一刀压制住了……

    狂喜是必须的。

    然后轻视就会浮现。

    而折克行就等的是他的轻视。

    长刀加速,从西夏人的胸膛往下划过。

    内脏争先恐后的从破开的口子里往外挤,长刀已经从下到上的斜斩而去。

    边上挥刀的西夏人压根就没想到折克行竟然能这般快速的反击,所以当长刀临身时,他发出了一声大吼。

    长刀从他的下巴处划过,一直拉到额头。

    嘴巴和鼻子变成两半是什么模样?

    很怪异!

    “是折克行!”

    追杀而来的骑兵中有人惊呼道:“他竟然赶在了咱们的前面。”

    张八年的鬼眼中全是冷色,“还有两人……”

    “弓箭手……”

    皇城司一路出城追杀而来,若是空手而归,那就是一个打击。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准备动用弓箭,直接射杀这两人。

    剩下的两个西夏人没想到折克行竟然这般彪悍,齐齐发声喊,然后从左右冲去。

    左右一起冲,你拦截了一边,另一边就可以跑路了。

    这两人的选择果断无比,堪称是勇士。

    折克行看了追来的张八年一眼,长刀脱手。

    就在长刀脱手的同时,他拿出长弓,弯弓搭箭。

    噗!

    右边的西夏人被飞来的一刀砍中了背部,重重的跌落马下。

    箭矢离开长弓。

    与此同时,皇城司那边发射的箭矢也来了。

    两边几乎同时出手,皇城司的人都盯着那几支箭矢,希望自己一方能率先射杀那人。

    “中……”

    “玛德!是折克行先中了!”

    “五个西夏悍卒,他竟然顷刻间就杀光了……这特么还是人?”

    “三刀斩杀了三人!”

    “厉害啊!和种谔相比如何?”

    “种谔的搏杀少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多了算计。”

    “算计……”

    张八年的面色铁青,策马缓缓过去。

    “你如何得知他们还有人?”

    他一直觉得武力值高的武将大多没啥脑子,但折克行却让他失望了。

    “因为一人是来送死!”

    折克行缓缓策马回身。

    嘶!

    张八年看到他的脸后不禁惊了一下。

    折克行的脸已经变成了红色,鲜血在脸上肆意流淌。他的神色却很漠然,看着恍如厉鬼。

    “折家人杀敌从不手软,西夏人忌惮的就是这个,而那些番人……”折克行抹了一把脸,笑了一下,“折家在番人中有威信,那也是杀出来的威信。今日有人挑衅,折某自然要用长刀来报复……”

    “折家从不受辱!”

    折克行下马,走到了那个背部中刀的西夏人身前。

    此人的伤势颇重,但却不致命。

    他惨哼着,“折家不是汉人血脉……迟早会被宋皇忌惮……到时候全家……全家被斩杀……”

    他抬起头,见折克行神色漠然,而张八年正在走来,就忍痛喊道:“只要折家同意,我等二十余家部族愿意奉折家为主……从此成为一国……”

    折克行漠然依旧。

    “血脉……”

    张八年走近,“某听沈安说过一次,说大宋包罗万象,只要认同自己是宋人,那么你就是宋人,不分血脉,不分长相……”

    折克行看了他一眼。

    “你不值当某说假话!”

    张八年指着地上的男子,有手下过来。

    “带走他!”

    张八年和折克行走到了边上。

    冷风吹得人发抖,可张八年和折克行都是武人,血脉流畅,自然不惧冷。

    “你追的很快,这说明你不是笨人。”张八年挤出了一个冷冰冰的笑容,“大宋需要智勇双全的武将,所以官家才会对折家青眼有加。你今日的表现堪称是完美,知道吗?官家闻讯后,你以后的前程就稳妥了……折家的前程也稳妥了。”

    ……

    本月最后一天,为保住菊花,求月票。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