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明虎 > 第七百二十三章 铁河之战定局面(一)
    正文

    李添身上中了两箭,他的身体向下倒去,两个蒙面人向前一把将他接住,又有两个蒙面人冲过去,手举盾牌,挡在李添的前面。

    “你能挺住吗?”一个蒙面人问道。

    “公子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你们一定要完成,坚持到最后,不用管我了。”李添摇了摇头,一手按住自己身上箭射中的地方道。

    蒙面人知道李添伤势严重,若是这么多人为了他一人,明虎二队也不可能完成王老虎交给的任务。

    “别忘了公子给我们的任务,走!”李添再次说道。

    “你保重。”蒙面人说着,便将李添拉到一个稍隐蔽些的地方,并让两人留下照看。

    箭还在发。这一波箭下来,死了不少宁王的人,也死了不少明虎二队的人。

    明虎二队的人被压在一块不大的地方,每一个明虎队员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除了身上所带的扑刀之外,都带有短弩。

    现在李添倒地,明虎二队少了个领导人,一个蒙面人就代替李添指挥,他用手势做了两个动作,告诉大家,收起扑刀,准备弓箭。

    现在必须用箭反扑他们,前面的蒙面人用盾挡住后边的人,后边的蒙面人取出短弩,张好了弓。

    “射”,明虎二队的人终于向宁王的人发出了一波箭,这一波箭过去,将宁王那国宾弓兵给压下了一波。

    明虎二队的人,有一个规矩,在这样的时候,会采用两波方式,对敌人展开攻击,一波过去,另一波马上起身,朝着对方击过去,明虎二队的头目对队友做了几个手势,在弓箭手对宁王开展攻击的时候,他们不能闲着,在队伍的后方,他们分别向两边窜过去,低着头。

    宁王以为自已能够给王老虎出其不意,所以让人攻打了铁河,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已经钻进了王老虎和王老给他设计的口袋。

    铁河。

    侯平带着人马朝这边行进。

    冷不防四周发出一阵响声,王老虎安排了秋怀实在这里狙击。

    这一次不同于前几次,其一,是宁王人先前的被动,想转为主动一次的一次,其二,王老虎出动了重兵。

    王老虎在营帐里十分紧张,因为他清楚这一次的战役跟前几次的不一样,有这一次作底,宁王的气数将尽,所以这一次是决定性的战役,不能有失。他因为身体原因没有上战场,等待的时候是煎熬的。

    侯平的人刚过铁河,他的前面就被秋怀实的人给拦住了。

    “侯将军,王将军知道你会来,让我在这里等侯你多时了。“秋怀实道。

    “哼,哼,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迎接我。“侯平道。

    “那么你知道为什么王将军要让我来迎接你吗?”

    “你们这是要跟我投降了吗?如果是,那就举个白旗什么的,我也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说着,便轻蔑地看了秋怀实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秋怀实心里那个气呀,毕竟是年轻气盛,他一口骂了过去:“你也太不要脸了,什么举白旗,投降。实话告诉你,这黄泉路难走,我是来送你一逞的。”

    “哈哈哈哈,不自量力。”侯平道。

    “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不自量力呢?”秋怀实道。

    “得,得,得。”有马蹄声,侯平朝马蹄的声音瞧过去,几个人驾着马来,其中在最前面的人竟是王老虎。

    侯平喊道:“虎神也亲自出马,你自投罗网,正好可以将你们一网打尽。”

    王老虎慢慢地骑马过来,来到秋怀实前,秋怀实十分地紧张,轻声地道:“将军,你的伤还没有好,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王老虎笑笑,道:“这战役非常重要,我不能上战场,也要亲自上战场督战。”

    侯平道:“虎神,怎么没见你的神兵器呀?”

    王老虎这次来却真是没有取紫兽剑,因为他的伤,不能动用内力,不能使用圣剑,所以干脆就不带了,“这次来,我只是看看,这打仗之事我就交给小辈了。”

    “呵呵,虎神原来不是来打仗的,这说话可要算话啊。”侯平没想到王老虎会这样说,所以想来个靠着实。

    “我王老虎会说谎吗?”王老虎道,“我今日来,却是有自己的事。”

    “两军打仗,虎神却是悠闲观战,还有什么事?”侯平道。

    “我即是虎神,就会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这次铁河之战是我与宁王最后之战,侯将军,你要想想自己的出路了。”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侯平道。

    王老虎道:“时辰已到,秋将军,这里交给你了。”

    “是,王将军。”秋怀实朝着侯平道,“侯将军,我们决战的时候到了。”

    “好,我们决战的时刻到了。”侯平道。

    “杀!”秋怀实大喊一声。

    “杀!”侯平也大喊一声。

    分属于两个不同阵营的人向着对方冲过去,喊杀声阵阵。

    王老虎在一边,在几个

    护卫的保护之下,却是没有作战,他有着自己的任务,他要亲眼看着这场战役,他要消灭宁王的这股重要的有生力量。宁王一定认为自己的兵马其中一部分去了松湖口,这里兵马少,不足以对抗。

    前面几次,王老虎也是让人打打退退,就是给宁王一种假象,另外,还打出一些小胜利,给他们制造一些小麻烦,让他们不由地烦起来,现在目的达到了,宁王终于出兵主动来战。

    这一战是决对之战,是关键之战。

    长枪一抡,侯平在马上朝前行进,砍杀了几个士兵。

    秋怀实也向前砍杀过去,砍倒了冲在前面的宁王的人。

    鲜血四溅。

    这两边的人马从数量上看上去并不分上下,侯平可不知道这一点,总以为王老虎的人分成了两拨。

    秋怀实驾马前行,长枪在手中左右飞舞,一边向前,又一边左右,将分布在自己身边的宁王的人打的人仰马翻。

    尖枪一个前冲,挑起了一个士兵的大刀,拨过之后,大刀从士兵的手中飞起,尖枪直冲到士兵的身体里。马疾过,顶过一段。

    尖枪抽回,拔出。

    身边又多出了几个宁王的士兵,一左一右,围在秋怀实身边,秋怀实左边一甩,右边一甩,尖枪拨开左边士兵的大刀,又冲到右边,与士兵的尖枪发出丁咚的碰撞之声,秋怀实一夹马,向前冲了几步,而这一冲就与宁王那边的主将侯平面对面了。

    现在,秋怀实与侯平面对面地在一起了,这两员将军在一起,有一场战斗可看了。王老虎站在一旁,对于他俩面对面地较量,他十分期待,这是决战中的关键。

    一边是大刀,一边是尖枪。两人就这样沉静了一会儿,高手过招,主将过招,而且这一次十分地关键,两人心里都清楚。

    “侯将军,现在是你我决战的时候,我们各为其主,过会儿战场上我不会让你的。”秋怀实道。

    “哈哈,乳嗅未干的小子,还想与我争高下。用不了几招,我就将你摔下马来。到时别哭着喊爹喊娘。”侯平道。

    “你才哭爹喊娘呢。”秋怀实道,“到时别怪我把你打趴下。”

    “逞嘴之能是没有用的,必须要靠实力。”侯平说着举了举手上的大刀。

    “驾”,秋怀实驾着马冲了过去,尖枪在手中一抖,径直向侯平直扑而去。侯平也不示弱,驾马举起大刀,迎了过去,尖枪头一撞,与大刀一起发出劈通的响声。大刀马落秋风,刀锋斜落,吹落阳关,几招大刀招式侯平连环使出,在秋怀实头顶划过,在他的侧旁砍过,但并不能伤及秋怀实。

    秋怀实也是几招连发,海底冲挡,边侧地雷,月风招耳,将侯平的大刀招架过一边。乎乎几声,两人的马不时地慢前了几步,侯平以刀为进,袭击着秋怀实,突然他将左手变为掌,朝着秋怀实打了过去,大刀与掌连续搏发,不过这一掌并没有打中秋怀实。

    当局者清,旁观者迷。王老虎在一边看得清楚,少少的几招,从这招术上看,侯平明显更胜秋怀实一筹。王老虎不禁有些担心起这年青的将领,如果不能拿下侯平,就会对此役产生更多的消极影响,但要做好准备,如果真的拿不下侯平,自己应该怎么做?

    正在王老虎思索之间,侯平从马上抡起一脚,朝着秋怀实踢了过去,秋怀实从马上摔了下来。

    王老虎一惊,正如自己所想的一样,秋怀实的功夫比起侯平来,还是差了一些,所以没有几招就将侯平踢下马来。这接下来,秋怀实如何应对马上占据优势的侯平。

    侯平在马上,举着大刀,夹着马,秋怀实刚从马上摔下来,此时还倒在地上。侯平故意将马一夹,马前行了一下,马蹄朝着秋怀实的身体踩过去。秋怀实见马蹄过来,便将身体往后移了一段,“叭”的一下,马蹄在秋怀实的裤档处踏了下来,而秋怀实刚好移开。好险,没有移开的话,这一蹄下来,就成了太监了。

    侯平也好像在耍秋怀实一样,继续骑马向秋怀实奔去,又是一蹄,激起一些灰尘。秋怀实向着一边滚了一下,终于通过侧身让自己站了起来。

    大刀砍过,乎地一声,大刀从他身前划过,秋怀实向后缩了一身,大刀刚好从他的胸前划过。避过了这一刀,秋怀实又向后退了几步。

    侯平没有要放过秋怀实的意思,马继续向前踏来,秋怀实举起尖枪,一边后退,一边朝着侯平刺过去。大刀扑来,秋怀实一边抽,一边进,直枪而入,入则入势,而大刀更是耍的开溜,在尖枪的一抽一动之中,大刀划来划去,将尖枪的锋利抵挡于大刀之外,

    突然间,侯平一刀朝着秋怀实砍过来,单腿从一侧而过,双腿夹住了秋怀实的尖枪,夹得紧就夹的重,这一夹一弯,尖枪的枪头绕了个弯,一松腿,尖枪的柄瞬间你像是有了弹力一般,弹出之力打砸在秋怀实的胸前,只听“啪”的一声,秋怀实被弹力弹了出去。

    又是摔倒在地。秋怀实被弹力砸中,摔在了地上。

    侯平在马上笑道:“毛小子,你就这两下

    子,敢与我斗,你怎么跟我斗啊。”

    秋怀实摔了个结实,他从地上爬起来道:“你也不过两下子,我的功夫还没使出来呢,我使出来,吓死你。”

    “吓死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连战马都没有了,你还想跟我斗。虎神也是瞎了你,找了你这小子,和我来斗,这不是来找死吗?”侯平道。

    “你……”秋怀实被他这样一将,却是沉不住气了,“侯平,你等着,看我不杀了你。”说着,他腾起身子,手拿尖枪,朝马上的侯平刺了过去。侯平在马上,哼笑了一声,对于他的沉不住气他也是不屑一顾的,这样一将他,他就死命地冲上来,冲动是魔鬼,秋怀实提枪刺来,却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下,这样大的破绽,侯平怎么会不知道。

    侯平大刀提起,双手向着自己胸前一拨划开,就像是游泳中的样子,大刀锋利,朝着秋怀实的胸口破绽攻去,刀锋逞亮,略过侯平的胸前,这一招好险,是直攻秋怀实。秋怀实攻起的那一刻,没有想到侯平会从自己的破绽处着手,直攻胸前。

    “刷”大刀朝秋怀实攻去,这是好险的一击,王老虎在一边看的清楚,这秋怀实就是年青冲动,在侯平的激将之下,就将自己的破绽之处完全呈现出来。这一刀若是完全砍在秋怀实身上,秋怀实还会有命?

    秋怀实好像也知道了自己的不妥之处,在向前冲的力还在向前,但他稍稍收了一些的力,大刀在秋怀实的胸前一划而过,这一划让王老虎的心悬了一下,这一刀是砍到了秋怀实了,一定是砍到了,但是是怎样的程度,王老虎还不能确定。

    “张正,我没有让你去直接攻打宁王,就是怕秋怀实这里抵挡不住,这里才是重点。”王老虎道。

    “公子,我现在下去救秋将军。”张正道。

    王老虎道:“不用。还不到时候。”

    王老虎认为秋怀实受伤了,或是中刀了也还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是时候?张正当然知道王老虎有自己的安排,他没有让张正和王青义和明虎二队一起去攻打宁王,一定有他独特的安排。

    大刀划过秋怀实的胸前,秋怀实从空中跌落下来。他的这一种跌,让王老虎在一边很担心,这一刀砍到秋怀实到了哪一种程度,王老虎的心悬在了那里。

    秋怀实到了地面,呈下蹲奔跑预备式的,侯平的那一招砍到了哪一种程度,现在还没有揭晓。秋怀实从地上起上,他的胸前确实是中了侯平一刀,他没有躲过,衣服横的被划开了一个口子,血从他衣服上渗出来,秋怀实用手摸住自己的胸口,这一刀对他伤害不轻,王老虎从秋怀实站起来的那一刹那,就知道这一刀不对劲了。

    “公子,秋将军受伤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出手?”张正问道。

    王老虎没有说话。

    侯平在马上,一手牵着马绳,看着地上刚刚站起的秋怀实,道:“看来你并非我的对手,这一役没有必再打下去了。”

    秋怀实手按伤口,道:“这点小伤,还难不倒我。”

    “哈哈,你看虎神今天的表现。”侯平示意秋怀实去看王老虎,“你受伤了,但他并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他只是在一旁观战。”

    秋怀实对于侯平的挑拨离间,不以为然地道:“王将军说了今天只是来观战的,他对我十分放心,我完全可以拿下对手。”

    “哈哈,你已被我挑下马,现在又中我一刀,你不是我的对手。”

    “好戏还在后头呢?”秋怀实说着便拿开自己捂在伤口上的手,向前再是一跃,尖枪直冲,侯平没有想到秋怀实会突然间冲上来,取刀一挡,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尖枪刚好刺到,当,这一记声音响亮,将马惹得惊了,它仰天一长啸,候平坐个不稳,从马上也跌下身来。

    秋怀实从一侧冲过,尖枪飞来,侯平边打边退,抬起一脚,左开弓,右上背部插花,虚步抱刀,刀背靠甩在侯平自己的身后,秋怀实尖枪一扫而过,刚好打在大刀之上。磨旗怀抱,倒步舞花,侯平接连两刀,以攻为进,一步步地向怀实打去,秋怀实又是后退了几步,大刀甩的快了起来,侯平起跃飞身,反身一腿,将秋怀实接实地推了出去。

    秋怀实倒在地上,他的身上又接实地挨了侯平一腿。

    侯平看着倒地的秋怀实道:“我的手下败将,回去请你们的虎神来。”

    秋怀实从地上再一次爬起来,因为刚才的一踢,踢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而胸口已经划了一刀,鲜血直流,这疼痛,这流血更甚,他只是按住了胸口,并没有表现出其他来,“我一人就可以对付你。”

    “我怕你再坚持一会儿,身上的血就要流完了。”

    “我会在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将你杀了。”

    “好啊,口气不小,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秋怀实捂了捂胸口,此时,一个士兵冲开人的阻拦,来到了侯平的跟前,他将尖枪一甩,就朝侯平打去。这给了秋怀实难得的休息时间,他从身上扯下一大块布,斜着绑在了自己的身上。

    明虎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