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最强套路主宰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天星秘境56
    正文

    “估计要不了多久,两府的弟子就能发现灵矿出事了,他们又有传音符,要是把消息传回天运武府那边,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变故。”

    “可惜刚才的战斗,我的真元消耗巨大,必须要尽快疗伤,不然赶回武府,我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咦,前面有个山洞,太好了。”

    吼!

    无视了山洞门口玩耍晒太阳的一头铁背棕熊,纪东直接一巴掌,就把这头武师十重的顶级妖兽拍的昏迷。

    然后拖着它巨大的身体就堵住洞口,纪东自己,已经扛着洗劫来的两大包裹,走进山洞,立刻盘腿坐下。

    然后取出一块块灵晶,催动魔皇经,就是疯狂的吸收,灵晶也不愧是比灵池更高等级的宝物。

    里面蕴含的灵气,更是堪比地级五六品的丹药,不过是吸收了十来块灵晶,纪东就感觉,不仅是他的真元恢复了。而且强盛的真元,还轰的一声,轻而易举就突破他的武道屏障。

    “武宗三重,居然这样简单就突破了?”纪东都有点震惊了,随后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已经不是地级一品的丹田品质了,而是地级六品,修炼速度,瞬间提升六倍,只不过是武宗三重而已,突破起来,也变得比以前容易了许多。

    不过是简单的恢复消耗的真元而已,居然就直接突破到了武宗三重,这就是地级六品天赋的可怕。

    那突破速度,更是地级一品想都不敢去想的。

    这个时候,纪东才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加入圣地的时候,天炎长老那群人,会那么不要脸的去捧欧阳杰。

    “想不到丹田品质越高,突破武道屏障也越是容易,现在我的手中,可是有一整条灵矿储存的灵晶,要是全部吸收,我会不会直接突破到武尊境?”纪东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随后,他又苦笑着摇摇头,武道修行,越到高处,也越是困难,不说这些灵晶,大部分都是纪东为了感谢老府主对纪家的照顾,准备带回给老府主的,就算他真的想要全部吸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啊。

    “这次三大武府联手的事情,绝对不仅是争夺灵矿那么简单,只有这背后有那位老太后的手笔,那这件事,就肯定会藏着更大阴谋。现在并不是我安心修炼的时候。不看到天运武府平安,不看到纪家平安,我是不会甘心的。”纪东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定。

    当然他现在不突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害怕突破的太快,可能会走火入魔,到底纪东已经不是武道修行的菜鸟了。

    那天跟荆无守喝酒的时候,荆无守也曾经告诉过他,丹田品质和武道修行密切相关。

    “天赋越高,突破屏障的机会越容易,反之,天赋低的人,越是想要突破高境界,冒的风险也会很大。”

    “荆师兄还说过,境界到了武宗境,每一次往上突破,都开始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轻的损伤根基,严重的,还可能突破失败,丢掉性命。”

    “地级六品的丹田固然很强,但在圣地,也只能算是中等天赋,突破武王的几率,更是只有六成,也就是说,我还有四成的几率,会在突破的时候死掉。”

    “……”

    闪念般回忆起荆无守对自己的告诫,还有天运武府,现在面临的困难,纪东还是忍住了继续修炼的冲动,提起包裹,准备返回天运武府,看看情况再说。

    当然临走的时候,纪东也没忘记,随便抓了一大把丹药,塞到铁背棕熊的嘴巴里,当作霸占它洞府的感谢。

    也就在纪东离开的时候。

    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的弟子,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实在是灵矿那边的血腥气味太浓了。

    当这些巡逻的弟子,从四面八方聚集到灵矿周围的时候,他们更是见到了永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所有人都死了?”

    “梅兰师姐死了,北川师兄死了,陈风师兄和张天师兄的尸体也在里面。”

    “这是谁干的,这里可是聚集我们两府所有的精英啊,他们居然全部被杀了,灵矿也被洗劫了。”

    “何止是灵矿啊,那天杀的,他连尸体都不放过啊,所有的好东西,全都被搜的干干净净!”

    “不可饶恕,这是对我们三大武府的公然挑衅,立刻通知三位府主,我们要报仇,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混蛋,再次把灵晶抢回来。”

    看到面前那血腥的一幕,许多在场的弟子,气的眼睛都红了,愤怒的吼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随后,就有去收尸的弟子,忽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奇怪,明明李霸师兄也来了灵矿,这里怎么没有发现李霸师兄的尸体?”

    “什么,李霸的尸体没找到,难道他逃走了?”

    “怎么可能逃走,整个十万大山,都被我们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封锁了,他逃走,我们会没发现,不好,这件事,该不会是泰山武府做的吧。”

    这两府的弟子,打死都不会相信,这里上百个武师精英,还有四个武宗高手,几乎全部都是纪东一个人杀戮的。

    他们更加愿意相信,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大规模的突袭,对方肯定也出动了大量的精英高手。

    而能够做到这一切,还敢在两大武府头上动土,除了天运武府,那就只剩下一个泰山武府。

    然后又有聪明人进一步联想,如今天运武府已经被三大武府堵在天运城动弹不得,那么唯一有能力,又有机会,偷袭他们两府的,那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泰山武府。

    “该死的,我明白了,肯定是泰山武府出卖了我们,他们表面与我们合作,暗地里,居然打着独吞灵矿的主意。”

    “肯定是这样的,不会有错的!我以我的头脑保证,事情一定就是这样发生的,可怜我两府的精英啊,居然就这样全灭了。”

    “不能让泰山武府好过,这群叛徒,我们现在就出去,也杀掉泰山武府的精英,让这群叛徒知道我们的厉害!”

    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的弟子集体震怒,唯有少部分比较冷静的,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还试图努力的劝说大家先冷静,事情没查清楚,可不要闹出什么误会。

    结果这些人也是最先挨揍的。两府弟子的集体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熄灭,发现有人发对,立刻就报以一顿老拳。

    “草你个张二狗,你也是我们北岳武府的还是泰山武府的,我们损失这么大,连灵矿都被洗劫了,不是泰山武府干的,还能有谁!”

    “李小明,你这个叛徒,真是看错你了,从此我与你断绝兄弟情意,说,你不是暗中投靠了泰山武府,也当了叛徒!”

    “叛徒必须死,泰山武府的弟子必须杀,诸位师兄师弟,够胆的随我来,我们出去灭了泰山武府那群叛徒!”

    杀!杀!杀!杀!杀!

    一人带头,群起响应。

    愤怒的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弟子们,很快就组成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怒火冲天的冲出十万大山,沿途凡是遇到泰山武府的巡逻弟子。

    所有人没二话,拿起刀剑,杀气腾腾就冲上去,把这些人乱刀砍杀,刚开始的时候,泰山武府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哪里存在了误会。

    想到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都很强大,几个带队的泰山武府的精英武师,还想要上去解释几句。

    结果回答他们的,是数百名两府弟子愤怒辱骂声,于是这些精英武师,在被吐了满身的口水浓痰,再不小心被砍上几刀后。

    泰山武府终于怒了。

    就算他们是三大武府中实力最弱的,但他们到底是武府啊,也有自己的尊严啊。而现在,泰山武府的弟子,纷纷感觉到属于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于是,所有的弟子全部怒了。

    “翻了天了,我们又没做错什么,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为什么见我们就杀。”

    “不用解释了,兄弟姐妹们,拿起武器站起来,跟这两个武府拼了,我泰山武府没有孬种!”

    “对,拼了!肯定是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背弃盟约,想要把我们,连同天运武府一起灭掉,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奇怪,怎么沿途一个泰山武府的弟子都没看到?”此时纪东已经离开了十万大山,正小心的朝着天运武府的秘密通道赶去。

    这条通道,是武府专门用来逃生的,能够知道的,都是最核心的弟子和长老,作为老府主最看重的人,纪东当然也知道。

    只是纪东绝对不会想到的是,由于灵矿的杀戮太惨烈了,已的气的失去理智的三个武府,正在一起厮杀混战,泰山武府的弟子,自然没心思继续防备天运武府这一边。

    要是早知道这件事,纪东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返回武府,肯定会选择再次混进人群,趁乱杀几个长老,斩几个三府的重要人物,非要让这三个武府,往死里误会不可。

    十万大山外,三府的弟子在混战。

    天运城中,三位武府的府主,依然是带着大群武宗高手,把天运武府包围的严严实实。

    三位府主,更是非常霸道的,直接在武府的门口搭建了茶棚,在里面喝着灵茶,相互联络着感情,顺便一起鄙视天运武府的胆小如鼠,亏还是曾经的第一武府,现在还不是被他们三大武府,逼迫的动弹不得,只能躲在武府的大阵里做着缩头乌龟。

    眼见府主都是如此,那些跟随过来的三府长老们,更是个个神气活现,隔一段时间,就要对着天运武府一阵叫骂。

    “天运武府,你们就是缩头乌龟!”

    “老子北岳狂刀在此,叫你们府主出来,跟老子一战。”

    “天运武府,徒有虚名!你们既然不敢战,那就乖乖的打开武府大阵,出来投降!”

    听到这些叫骂,天运武府的众多长老,弟子,都是气愤满面,但没有人吭声,所有人都是忍耐住怒火。

    毕竟外面是三大武府的联合,天运武府再强大,也不可能跟三个武府同时对抗。

    “忍耐,大家一定要忍耐!只要等到府主突破武尊境,我们就一定能反败为胜。”

    副府主武老,忍住怒火,尽力的安抚着周围的弟子和长老道,很多弟子这才释然,长老们却是集体沉默,毕竟武尊境,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这其中存在着极大的风险。

    若是拥有灵矿,老府主要突破,那就是十拿九稳,但三大武府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提前联合,全力霸占灵矿,也阻止天运武府,出现武尊。

    武尊境在圣地,算不得什么。但在赵国这样的凡人国度,一位武尊,基本上已经是无敌了。

    茶棚内,见到面对如此辱骂,天运武府还是一声不坑,北岳府主北长天,东海府主风四娘,泰山府主李雄,脸上都是露出一抹讥诮之色。

    北长天惋惜道“现在的天运武府,真的是没落了,遥想两百年前,天运武府何等风光,几乎有取代皇室的趋势,现在呢,却是被我们堵在门口,都不敢出声。”

    风四娘面露不屑道“这就是得罪皇室的下场,天运武府太强,皇室早就看不顺眼了,偏偏他们还使劲去保那个纪东,这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李霸面露火热道“四大武府中,我们泰山武府实力最弱,三位师兄,大家先说好,等挖掉灵矿,灭掉天运武府,宝物弟子,你们可以瓜分,但这座天运城,必须要留给我泰山武府。”

    “哈哈哈,好说,既然是李府主有霸占天运武府的意思,我们自然成全。”北长天和风四娘都是大笑起来。

    尽管天运武府有圣地的庇佑,但这种庇佑,一般只是针对皇室,避免皇室以大欺小,灭掉太多武府,从而脱离圣地掌控。

    但对于武府之间的相互争斗,圣地并没有作出限制。这也让三大武府钻到了这个空子。

    尽管灵矿还没开采完毕,天运武府也还在抵抗,但三位府主,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商量瓜分天运武府的事情了。

    刷!刷!刷!

    也就在这时,三道传音符,以极快的速度,分别落入三位府主手中。

    东海府主接过传音符一看,气的差点背过气“什么,灵矿那边遭遇了洗劫,我们两府精英,包括首席大弟子,全部战死!”

    北岳府主接过传音符一看,气的当场都要跳起来“什么,这件事居然是泰山武府干的,好你个泰山武府,竟然打着独占的灵矿的主意,还杀了我们两府所有的精英!”

    泰山府主接过传音符一看,整个人也是怒容满面,同时暴怒的盯着两位同伴吼道“北岳武府,东海武府,你们什么意思,说好了大家一起灭天运武府,为什么你们要指使弟子,杀我武府的弟子!”

    听到这话,风四娘和北长天气的脸上都露出一抹狞笑,风四娘踹翻了桌子怒吼道“李雄,你还好意思怪罪我们,你这个叛徒,为了独占灵矿,你儿子居然带人杀光了我们两府所有的精英!”

    噗!

    北长天没说话,因为他已经气的吐血了,两府精英,上百个高级武师,四个武宗高手,这可是两府几十年的心血,结果一战全灭。

    北长天怎能不怒?

    风四娘怎么不怒?

    他们同时把怒火,对准了李雄,两人身上都浮现出一股惊人的杀机,同时怒吼道“李雄,你说,这件事是不是你们做的,交出灵矿,我们绕你不死!”

    轰!

    两大府主的愤怒,何等可怕,这时候,周围的三府的长老们,也陆续收到消息,于是所有人都怒了。

    瞬间,两府所有的高手,已经把泰山武府的人给包围起来,看的天运武府的一干长老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三大武府不是联盟吗,怎么忽然就起内讧了?白灵和庄铃儿更是目露骇然的对视一眼,该不会,这一切,都是纪东造成的吧?

    但是他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都给老夫住手,大家不要的冲动,两位师兄,你们听我解释,我李雄既然答应,跟你们组成武府联盟,那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出卖你们,或者背叛皇室,这里面肯定是有着误会,还请你们叫所有人住手,我们先解释清楚误会再说。”

    李雄还算有点脑子,最主要是泰山武府本就最弱,这时候,他是断然不敢跟两大武府硬拼的。

    “放屁,李雄,你杀光了我们两府所有的精英,现在还敢在这里装无辜,最恨你这种小人,告诉你,今天我们不光要灭掉天运武府,还要把你泰山武府,给一块灭了!”北长天和风四娘根本不听,所有精英全灭,灵矿也被洗劫的残渣都不剩。

    这是何等巨大的损失,这又是何等不要脸的无耻手段?愤怒已经让他们,快要失去理智了。

    这时,一道阴沉的身影,忽然落下,挡住两人面前。

    “等一等,这件事有点蹊跷,北长天,风四娘,你们先别动手,咱家先问清楚再说。”

    眼看到三大武府,就要发生内讧,张公公终于无法沉默,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声音,他直接挡在了三大武府面前。

    三大府主顿时不敢妄动,武府表面上看是属于圣地的,但暗地里,三大武府,早已经向皇室称臣,他们再是愤怒,也不敢对张公公不敬。

    因为这个老太监,代表的不仅是皇室,同时,他还是一位可怕的半步武尊,若不是身有残疾,皇室的修炼资源也是有限,这个老太监,很有可能已经突破了武尊境。

    “见过张公公!”北长天和风四娘对视了一眼,同时愤怒又不甘心的低下了头。

    见到府主的动作,北岳武府和东海武府的长老们,也赶紧停止动手,纷纷垂手站在两边。

    当然泰山武府的长老们也不例外。

    这老太监一出来,就震慑全场,也代表着,皇室终于从暗处,改为明处,要对天运武府动手了。

    这不仅是天运武府是唯一拒绝臣服皇室,臣服太后的人,张公公本身,跟天运武府,同样有仇。

    “李雄,你给咱家解释一下吧。”张公公很冷漠的看着李雄,哪怕李雄是泰山武府的府主。

    感受到张公公的逼视,李雄额头上出现冷汗,赶忙解释道“张公公,我泰山武府,真的是冤枉的,我可以发誓,灵矿不是我们洗劫的,两府的精英,也不是我派人杀的,我泰山武府的高手都在这里。你们又不是没看到。”

    “李雄,到了现在你还狡辩吗,要不是你们干的,你的儿子怎么回去灵矿那边?你敢把你儿子叫过来对质吗?”北长天大声怒吼道。

    “怎么不敢?我李雄身正不怕影子歪,来人,现在就把李霸给我叫过来对质!”李雄非常干脆道,他也确实没有做这样的事,当然不会怕对质。

    李雄的坦荡,让张公公,北长天,风四娘都是一惊,难道这件事真不是泰山武府做的。

    “可是要短时间挖走灵矿,还能一口气解决那么多武府精英,除了泰山武府,还能有谁?”张公公也变得糊涂起来。

    “府主,大事不好了,少府主,李霸少府主他,被人给杀了,尸体我们也是刚刚发现。”

    终于,泰山武府也传来噩耗,一个重伤的武府精英,偶然发现了李霸的尸体,立刻赶过来的的回报,说完这话,那个武师很干脆的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但他带来的话,却仿佛炸雷一般,震的李雄面色惨变。

    “什么,李霸居然被人杀人,我的儿子是谁杀的,你们两府,到底是谁干的?”李霸暴怒了,血红的眼睛,猛的盯着风四娘和北长天。

    “李霸居然死了,难道灵矿的事情,真的不是泰山武府做的?”

    “可是不是泰山武府,还能有谁,这么干脆利落的的解决我们两府精英?”

    风四娘和北长天相互商量道。

    张公公已经气的阴测测的对着天运武府的方向,发出怒吼“不用再猜了,我们都上当了,曾凡你这老匹夫果然阴险,表面示弱,暗中却派出高手,击杀三府精英!不用说,李霸也肯定是天运武府的人杀的。”

    “府主,又有弟子传来情报,李霸少府主是在追杀两个女弟子的时候失踪的,也许那时候,少府主就已经遇害,进入灵矿的,肯定也是冒牌的。”

    到底留在这里的,都是三府的长老,可不像弟子那么冲动,很多人一分析,居然就把事情的经过,给猜出了一些头绪。

    “我们竟然上了天运武府的恶当,他们是故意示弱,然后派出高手,抢先挖空灵矿,还灭了我们两府的精英。”

    “更过分的是,他们还杀了我们三府所有的首席弟子,还故意误导我们,让我们三府弟子自相残杀。”

    “不要再杀了,天啊,这次我们可亏大了,这次过来的,都是我们三府的最优秀的弟子啊。”

    许多长老此时已经心痛的落泪,赶紧奔向各方,去劝阻已经杀红了眼睛的三府弟子。

    三位府主对视一眼,彼此都感受到了眼中的愤怒和杀机。

    北长天道“两位,本来我们打算抢夺了灵矿再动手的,现在看来,我们只能拿出全部的力量,跟天运武府硬碰硬了。”

    最强套路主宰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