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不离不妻:总裁复婚我不约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找不到他
    正文

    “王小姐,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之前王文雅就一直出入袁赫霆的家门口,所以小区的保安也的确是认识他的,见他一个人蹲在,嗯这个家门口,实在是觉得有一些奇怪便上前询问。

    王文雅本来是一个人蹲坐在袁赫霆的家门口,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

    听到有人上前来望边下意识的抬头看见,来人居然是这个小区的保安他下意识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将自己的所有泪意都憋了回去。

    “我找不到赫霆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因为王文雅总是来到这边,所以大家都已经默认,王文雅是他的女朋友了,还以为这两个人是吵架了,保安见王文雅这个样子还挺可怜的,所以还在旁边安慰了她几句:

    “王小姐,你不要担心袁总大概是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因为最近他们的确回来的比较晚,你们是吵架了吗?就算是吵架也不该这样子的吧。”

    王文雅听保安这么说,当然也不会否认,而是含糊的到:

    “嗯,我们的确是吵架了,因为一点小事吵架了,他还把门锁给换了,所以我才进不去的,你不要管我了,我在这里等一会儿他肯定就会回来了。”

    保安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觉得王文雅这个样子还挺可怜的,又安慰了几句就直接又去继续巡逻了。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王文雅的确是袁赫霆的女朋友。

    男女朋友之间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床头吵架床尾和罢了。

    保安是这么想着的,所以才没有赶走王文雅,想着自己说不定还能促进关系呢,让他们赶紧和好呢。

    等到人走了之后,王文雅才松了一口气,他焦急地在袁赫霆的门口等着,她不知道男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王文雅在他的家门口等了一天之后,她都没有等到男人,他渐渐的觉得有一些失望,更多的身体的还是失落。

    袁赫霆现在居然连家也不回来,那么他到底去哪里了。

    凌晨五点的时候,王文雅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别墅区里走出来,小区保安看到了也十分的惊讶,她这个样子不会是一个晚上都蹲在外面吧。

    “王小姐你没事吧?需不需要送你去医院看一看,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像很苍白啊。”

    保安自认为很贴心而又绅士的问道,而王文雅自然则是摇了摇头,给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没关系的,我现在自己回家,我已经打了车,如果袁赫霆回来的话,请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呀,我可以留个电话给你吗。”

    听见王文雅这么说,保安连忙点了点头,自然是不敢记起来的,只觉得这个想法也是挺好的,随即王文雅也立刻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保安看着王文雅拖着自己的身体走了,忍不住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会折腾。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上哪找去啊?居然在别人家的门口等了一宿。

    诶……

    不过这都是别人的事情,跟他搭不上什么关系,他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一声。

    王文雅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发烧了一阵子,然后自己喝了药之后,然后再继续回去蹲守着袁赫霆。

    不要问他为什么那么坚持,完全是因为他也放不下袁赫霆啊,他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他到底是突然辞职了,而且连面都不见了。

    王文雅特意的给好多人都打了电话,都是袁凤婷身边的那一些人,也都是他身边的那一些狐朋狗友,知道他没有和他们鬼混在一起,就让他更加的觉得奇怪了,既然不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是怎么样子呢?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心,还是说他又喜欢上了苏悟兮和她搞在了一起。

    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要想到这一点,所以王文雅的心中也是充满了厌恶,想到要是真的这个样子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王维雅拖着自己有一些虚弱的身体,然后重新又来到了原始的公司,当然门口的保镖是不可能让他上去的,但是王文雅还不气馁,直接就在门口等着了。

    她现在什么也不要了,脸也不要了,她现在非要见到袁赫霆一面不可。

    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王文雅突然就变得如此的虚弱苍白,而且还坐在了公司的门口,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楼上工作的人知道王文雅这个人居然坐在公司的楼下,像是一个乞丐一样都忍不住的下来看进,毕竟之前的王文雅多嚣张啊。

    “天啊,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不见,现在怎么变得如此的苍白呀?好像是生病了一样。”

    “对啊,我也觉得看上去好像是生病该不会是什么传染病吧,咦,我们还是赶紧走远点吧。”

    几个女同事说着揉了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连忙又离开了王文雅好几步的距离,好像她的身上真的得了什么传染病一样。

    王文雅根本什么都没有,她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只是自己不想去医院看而已,他就是想要拖着生病的身体,才可以去得到袁赫霆的可怜罢了。

    而这几个公司出了名都市的女人到自己的面前,这样做为做服,她的心里怎么受得了,而且还有意无力的透露自己有病什么病,性病吗?他们就是这样诋毁自己。

    一想到这一些王文雅发现自己根本就接受不了,恨不得上去拿花这几个女人的脸,可是如果自己真的上去挠的话,那么保安可能会把她扔得更远,到时候她就更加见不到袁赫霆了。

    面前的几个女人还在看大戏一样的看着王文雅好像就是不走,这让王文雅心里极其的不舒服。

    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正处于弱势,站了起来来到他们的身边,但是那几个女人好像真的以为她得了什么严重的病似的,连忙就退后了好几

    步。。

    看见他们这样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王文雅心里也是恨得要命,她们,她记住了,她一定会放过她们的。

    王文雅心里是暗搓搓的,记住了他们,可是面上却还是微笑的看着他们对乞求道:

    “几位姐姐,你们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袁总啊,我想要见到我有事情要跟他说……”

    王文雅装可怜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其中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王文雅,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还有什么脸见我们袁总,他不是都已经把你给赶出来去了吗?你现在还见他有什么用,你要不要脸啊,这副样子做给谁看跟鬼似的走在大街上,你是来吓人的吗?演黑不白无常回去演啊。”

    这个女人的嘴巴功夫实在是厉害吧,王文雅说的一愣一愣的,一时憋红了脸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她也知道这个女人向来以嘴出名,之前自己能够凭着全市来压着她,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所以也只能任由这么一个女人说了吗?

    王文雅心里憋着一大鼓的气,想要立刻就上去抽她几个大嘴瓜子,可是又不能这样做,要是这样的话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她柔弱下了自己的声音,动作小白花的样子对着她们道:

    “姐姐,我以前真的可能是做错了,对你们有一些不好,但是我和袁总真的是因为一点点小事吵架而已,如果我们和好了,我到时候一定不会忘记几位姐姐的大恩大德的,我求求你们了,帮我传个话吧,我就想要见袁总一面。”

    几个女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个女人站出来说话,笑盈盈的看着面前的王文雅:

    “好啊,既然你想要让我们帮忙的话,那你总得给我们一点报酬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毕竟我们可不是喜欢那种瓶口说空话的人,不如你现在就来用一件事情来交换吗。”

    “什么?”王文雅下意识的问,现在不管是要他干什么,只要能够见到袁赫霆一面,她都愿意干。

    是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的女人提出来的是:“你在公司的门口撅起屁股叫十声狗叫,再说你是贱人,我就可以帮你通报一声。”

    王文雅的指甲都钻进了自己的手心里面,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也没有了刚刚小白花的样子,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的过分,那个说出这个条件的女人却还是一脸洋洋得意:

    “呵呵,这就受不了了吗,既然你不想做的话,那就别想让我们帮忙了,袁总根本就不想见你,我们也不想帮你,毕竟像你这样的人,以后也只能这个样子了。”

    王文雅心里更是怒不可遏,真想要上去抓花她们的脸,居然让自己撅着屁股学狗叫,还说自己是贱人,她又不是傻子。

    旁边一个胆子比较小的女人,抓了抓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这样对她不太好,是不是感觉有一些过分呢。”

    (本章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