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西堡中学198...
    平日里,小任是舍不得将红色棉袄穿在外面的,那太容易弄脏了,而且也容易磨损。

    不过,今天的报告会,将有许多的同龄人参加,小任却是不想让人给看低了,所以没在外面套上灰扑扑的外衣。

    在一群人中,一身鲜亮红色的小任果然出挑。

    门口的检票者打量了小任两眼,笑了笑道:“给你一个中间的位置,12排12座。”

    小任知道,前排的数字都是留给一些关系户的,听讲座的话,12排也够靠前的了,遂笑道:“好数字,谢谢你。”

    “恩,好好听,状元的报告会,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遇到。”负责检票的就是南湖市一中的老师,说起状元一次,颇有些感怀。

    要做第一名何其难也。

    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他们的一生都没有体验过第一。

    不论是学校的第一,竞技体育的第一,办公室的第一,单位的第一,行业的第一,都是相当不容易的。

    他们要竞争的对象不是不会动不会提高的死物,而是会进步会爆发会努力的活人。

    越是吸引人的领域,就会有吸纳越多的精英参与竞争。

    当最好的最优秀的人才汇聚一堂的时候,任何一点的名次的进步都意味着极端的困难,极端的付出,极端的好运。

    何况是第一。

    小任的手放在胸前,舒缓着心情,然后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大礼堂。

    南湖煤业几个大字挂在礼堂的正上方,被红色的条幅和红纸剪成的口号遮盖了大半,可还是能认得出来。

    可容两千人的礼堂已经坐了一半的人。喧闹非常,像是吃到一半的酒宴似的。

    小任却很适应这样的气氛,如鱼得水的穿过密集的人群,一只手护着自己,一只手举在空中,几乎多拥挤的地方都能穿过去。

    “你好,我坐这里。”小任来到12排12座。指了指座位上的书包。

    “哦,不好意思,刚才放的忘记了。”十三座的是个男生,望了小任一眼,笑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平江师范的夏明宇。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已经工作了。”小任坐了下来,自如的问:“你在平江师范,怎么到南湖来听报告了?”

    “我是南湖人,家在南湖市。”停了一下,夏明宇笑道:“我听说西堡中学的教学水平很高,这次也想考察一下。”

    “考察?做什么?”

    “如果水平确实高的话,我想毕业了以后去西堡中学工作。”夏明宇随意的说着。平江师范不能说是河东省的一流大学。但在师范类的学校中,平江师范是一流的,这注定了他们的工作机会非常多,就现在的学校扩张速度,师范学校的学生几乎是挑着学校去的,就是一中二中这样的学生,每年也指望着能多收几名师范大学的毕业生。

    小任则是听的皱皱眉头,如果夏明宇去了西堡中学。她就会变成夏明宇的学生了。

    这么一想,小任就觉得自己发展的太慢了。

    夏明宇不知小任的想法,自我阐述道:“西堡中学的条件不好,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人不能光看着外部的条件好坏,如果西堡中学能让我学到东西。我就愿意去西堡中学。”

    小任这次点了点头。

    夏明宇来了精神,问:“你觉得我的想法靠谱吗?”

    “这种事,不是应该你自己决定吗?”小任的声音脆而小,颇有些韵味。

    夏明宇微笑道:“我爸支持我。我妈反对,我就想多问几个人的意见,真心的。”

    80年代人很喜欢讨论,既喜欢讨论国家大事,也喜欢讨论私人事务。细究起来,今天的大礼堂就像是后世的论坛,两个人遇到了,就聊一聊,聊的宽泛些可以,聊的具体些可以,聊到深处了留个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联络,聊的不高兴了转身就走,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报告会还要一阵子才会开始,小任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做你喜欢的工作就好了。你是平江师范的学生,就算在西堡中学不想干了,再调动工作到平江也不难。”

    “调动工作回平江,肯定没有直接分配的工作好。”

    “也不一定呀,再说了,你不是要从西堡中学学东西吗?你要是取到了真经,再调回来,说不定能找个更好的工作呢?”

    “你是赞成我去西堡中学了?”

    “我赞成不赞成有什么用。”小任笑了:“你的事情呀,总得你自己决定吧。”

    “我就是决定不下。”夏明宇叹口气,开始聊起了自己的烦恼。

    小任在春和楼饭店工作,每天跟着凶恶的韩大姐,还是不免听到许多吃饭的客人说牢骚,尤其是那些喝醉了酒的客人,更是一个个满嘴的牢骚话。

    夏明宇的烦恼比起社会人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最多只能说是少年的烦恼。

    尽管如此,小任也没有阻止他。偌大的礼堂,上千人的喧嚣让她心焦,仿佛自己尚未开始高考历程,就已经落后了。

    说着自己烦恼的夏明宇,让小任的心情舒缓了不少,仿佛她又回到了熟悉安全的春和楼……

    “都注意了,咱们的报告会开始了。”一声刺耳的话筒尖啸,将小任的幻境打破,袁大厨的严厉面孔,韩大姐的尖酸声音都消失了。

    小任握紧拳头:我在这里,我要参加高考,我要……我能独立面对这些。

    她的身边,多数都是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

    对于这些要堵上数年青春的年轻人来说,站在台上的杨锐,耀眼的令人目眩。

    “今天,我来做这个报告,今天的报告主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介绍我们的经历。另一部分,也是介绍我们的经历……”杨锐的中音十足,在礼堂内回荡。

    小任听的一愣,一部分是介绍经历,另一部分也是介绍经历?

    转瞬,前排发出浅浅的笑声,后面的听众恍然大悟。原来是个笑话,赶紧发出更大的笑声,同时扬起头来看看四周。

    台上,杨锐轻咳一声,道:“先说点开心的经历吧,我先向大家介绍我的同学。来,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那里。

    姚尺最先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道:“大家好,我叫姚尺,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在平江电力学院就读。”

    小任不由自主的拍起了手。

    平江电力学院是她喜欢的学校之一,因为平江电力学院在平江,河东省的省会,同时,电力学院的毕业生会分配到电力系统工作,这是社会上公认的好工作。

    如果有这样的工作和文凭,女孩子找对象也会有无数的便利。比起春和楼的服务员来说,不知会优越到哪里去。

    小任羡慕的看着姚尺。脑袋里都能幻想出省城的美好生活。

    “大家好,我叫何成,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在北京化工学院就读。”

    又一名学生站了起来,这一次,他得到的掌声更热烈。

    姚尺无奈的做了个鬼脸,低声道:“北京两个字就这么值钱呀。”

    何成笑笑。得意的道:“我现在还给锐哥做实验助手呢。”

    上了大学以后,何成渐渐的习惯称呼杨锐做锐哥了。

    姚尺咧咧嘴,叹口气,道:“都怪我语文不好。要是多给个二十分,我也去北京了。”

    何成笑了一下,看到前面赵丹年转过来的目光,赶紧摆出严肃样。

    紧接着,苏毅也站了起来,用类似的模板,道:“大家好,我叫苏毅,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在北京工业大学就读。”

    这一次,早已准备好的掌声,铺天盖地而来。

    “北京”、“工业”和“大学”三个字,简直是80年代学生的死穴,它们仿佛集合着一切的美好事物,听起来就像是完美的学校似的。

    苏毅乐呵呵的坐了下来,为自己得到的掌声开心。

    曹宝明小声清了清嗓子,站到台上,弯腰对着话筒,道:“大家好,我是曹宝明,也是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在北京冶金机电学院就读。”

    “厉害!”

    “呦呵!”

    礼堂内的观众已经摸清了他们的说话方式,不禁被调动起了情绪,于是,伴随着掌声的,还有各种各样的欢呼声。

    这些个大学的名字,也确实令人激动,令人神往。

    负责报告会的市委办公室成员也不由自主的受到感染,佩服的看着这些学生。

    考一个大学有多难,考一个北京的大学有多不容易,有一个大学文凭,有一个北京的大学文凭有多重要,这些已经工作的人,更有体会。

    小任双手握拳,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暗想:如果我能考上这些大学……

    万众瞩目中,王国华站了出来:“我是王国华,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在北京理工大学就读。”

    “好!”

    “好样的!”

    猛烈的呼声起的更快,叫的更响,却是将王国华都吓了一跳。

    他享受的在台上听了几秒钟,才慢悠悠的走了下去。

    欢呼声和掌声没有停下,兴奋的观众们已经因为一串串的名字而亢奋起来。

    坐在这里的每个人要么是熟悉学校的人,要么是渴望大学的人,无论是哪一种,都能从那短短的一句话中,体会到无穷的力量。

    许静上台了,说:“我叫许静,我是西堡中学1983级的毕业生,我所在的学校是北京师范大学!”

    刘珊上台了,说:“我是刘珊,我也是西堡中学的毕业生,我目前就读于对外经贸大学!”

    黄仁上台了,说:“我是黄仁,是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考入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

    李学工上台了,说:“我是李学工,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考入北京铁道学院!”

    最后,杨锐接过话筒,重新走上讲台,微微一笑,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杨锐,西堡中学1983级毕业生,目前就读于北京大学,顺便说一句,我还是1983年的全国高考状元!”

    无数的叫好声伴随着笑声,山呼海啸般的扑过来,在几分钟里,就将报告会推向"gaochao"。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