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选项
    例如杨锐挂靠的唐集中实验室,这是早期的省级实验室,目前正奔着第一批的国家级实验室去,一旦成功,这就是全国都数得着的高级实验室,别说大部分的二本学校没有,运气差点的一本学校也可能申请不到首批的国家级实验室。

    这样的实验室,每年几十上百万的经费且不说,光是实实在在的行政级别,就是现如今很难解决的问题。

    比唐集中弱一点的王永教授,他的独立实验室也是省部级的实验室,他虽然没有申请第一批的国家级实验室,但就目前的发展状况来说,也就是最近三五年的事了。

    即使是王永的实验室,放在二本学校,都可以扩建成一个实验楼了。

    实验室级别再低一些的,通常也会获得某些市级或部门级的名称,但在学校里,这些最普通的校级实验室,依然不是任何一名教授想得就能得的,没有一篇影响因子8。0以上的论文,在北大根本混不下去。

    影响因子8。0的论文,比杨锐之前发表的《jmc》都要高一倍了,这样的论文,在海外留学的博士生能发出来,国内的学者就很辛苦了,有的人甚至为此一刷七八年,生生从副教授刷到了教授,然后努力的排队。

    每名研究员都想要自己的独立实验室。

    因为一间实验室里首先有大几十万的仪器设备,其次有实验室编制,特别是固定的实验经费。

    相比每年都要申请的独立个体,独立实验室的固定经费,至少可以给研究员很足的底气。

    当一个项目进行到中途,没人愿意体会无米下锅的煎熬。

    最重要的是,拥有独立实验室,也就拥有独立的署名权了。

    杨锐的独立科研小组挂靠在唐集中实验室的名下,他的多篇论文就要挂唐集中实验室的名字。

    而他以唐集中实验室的名义写的论文,按理还需要将唐集中写做通讯作者,也就是实验室老板。也是因为杨锐自己有钱,才能保住这个署名权,因为他自己给自己提供资金,所以自己做自己的老板。

    如果再过几年,各校的国家级实验室纷纷成立,资源集中之下,再想有独立的实验室,那就更难了。别说杨锐这样一个学生,就是教授们都要遭遇各种麻烦。

    “我要先说自己想做的项目,是吗?”杨锐摸着下巴,有种想将嗜热菌的耐热聚合酶拿出来的冲动。当然,也就是这么一股子冲动罢了。

    独享pcr的全部利益,是杨锐既定的计划。

    不过,就短期利益来说,北大的独立实验室的诱惑性也是极大的。

    蔡教授微微点头,道:“我们可以给你30分钟,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不过,有没人认可,这就是大家的决定了。如果想不到也没关系,直说就行了。”

    做科研的,手里做着一个项目,脑袋里一定还想着十个八个的项目。

    创意这种东西,成功的自然珍贵,尚未验证的至少应该有数量优势。

    如果杨锐说自己想不到,那再给他半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去想,也是没太大意义的,对教授团来说,这也等于是一个决定。

    杨锐能够察觉到蔡教授话里的含义,笑了一下,道:“我先考虑几分钟时间。”

    “好,我们先喝茶。”蔡教授笑着招呼起来。

    给予杨锐一个独立实验室,自然是一个褒奖。别的不说,杨锐以后要是留学海外,就这么一条,基本是想去哪个学校就能去哪个学校了。

    不过,杨锐能不能撑起一个独立实验室,那是另一桩考虑。

    杨锐也猜得到,大多数来此的教授和副教授,眼睛里放的多数是钾通道的项目。

    屈尊与杨锐合作,很可能刷出一个顶级期刊的论文出来,这是最有驱动力的事情。

    换言之,如果杨锐提出的新项目,不能达到获取顶级期刊的水平的话,很可能被人拒绝。

    蔡教授的考验,不可谓不艰难。

    但是,再艰难的事,也艰难不过科研竞争。

    为了一个独立实验室,还是很值得费脑筋的。

    会议室纵向全南,暴露在阳光下的地面满是耀眼的亮斑,令人不自觉的思绪纷乱。

    杨锐一边思考,一边又想到了华锐实验室的分割问题,继而问了出来:“蔡教授,我和华锐签署了合同,如果我再组建一个独立实验室的话,北大和华锐估计也要重签合同,划分权限。”

    “没问题,我让人去和他们谈。”蔡教授一口应承,院士与候补院士在学术水平方面,或许没有太大的差距,但社会能力就差太多了,这原本就是一项社会职务。

    杨锐放下心来,仔细思考,还是决定从钾通道入手。

    因为这等于是一次双向选择会,信任是第一位的,在场的数十名教授和副教授为什么坐在这里,首先是因为他《克隆突变基因以分析钾通道的功能》的论文写的够好,大家信任他能有最基本的学术能力。

    一名学者,终身奋斗于一个狭窄的领域是很常见的,相反,一名学者涉猎广泛,反而很罕见。

    20岁的杨锐,要想赢得信任,就应该在已成功的领域内选题。

    只是漂亮话的重要选题毫无意义,比如说抗癌研究,每个人都知道很重要很有价值,但如果是杨锐提出来,没人会跟着他做的。

    另外,与普通人想象的不同,存在于细胞中的“钾通道”虽然肉眼都不可见,可它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领域,别说杨锐从中选题了,整间会议室里的人都参与进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里,钾通道相关领域也都会热烈起来。

    刊登《cell》的论文,研究的主要是“钾通道的功能”,与之并列的,还有“钾通道的结构”,“钾通道基因的表达特点”,“钾通道基因表达的调控”……

    就在“钾通道的结构”部分,还可以细分出“一般结构”,“亚单位结构”,“孔道区机构”,“末端结构”,“辅助亚单位”,“相互作用蛋白”,“mink类多肽”等等。

    再在这些细分部分,比如“亚单位”又可以生发出“亚单位的表达和功能”,“亚单位的位点结合”,“亚单位对亚单位的选择性”等等。

    任何一个细分部分的生发部分研究透了,就够一所名校教授吃到拿“终身教授”的头衔了。

    不过,杨锐知道钾通道的未来发展,不代表这些细分部分,目前都有研究基础。

    一些研究方向可能需要二三十年的积累,才有相应的设备基础,一些方向可能需要前置方向来奠定基础,还有一些方向,80年代人甚至可能没有概念。

    比如“钾通道的功能”要细分下去,那就必须发现更多的控制基因,找到更多的基因表达,这些都需要跟风论文成批出现以后,才可以继续。

    从这一点上来说,跟风论文的价值也是不弱。

    杨锐考虑来考虑去,最终决定将相互作用蛋白扯出来,原因很简单,蛋白质的研究相对透彻,前置研究没有问题,研究成本也会比较低。

    不过,怎么勾起在场诸人,特别是副教授们的兴趣,又是一门学问了。

    杨锐对共同组建独立实验室毫无兴趣,共同组建的实验室,还能称得上是独立实验室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