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755章 杨锐先生!
    塞西尔和林登好奇的打量着杨锐。

    杨锐的年轻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作为出版社里的一员,专职负责与作者打交道的他们,确实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年少有为的作者,但是,那不包括学术出版的门类。

    一本学术专著,需要耗费的时间太多太多了。想想看,一本厚度数百页的教科书,学生们都要用一个学期甚至一年,才能学个大概,那写一本要花多长时间?

    如果是全新的研究型的学术书籍,对比论文的撰写,其本身需要消耗的时间是非常恐怖的。许多学者为了撰写十页左右的论文,就要一年两年的持续研究,哪怕是刷论文刷的快的三五个月的忙碌也是免不了的,集合论文成书,要多长时间,想想都令人畏惧。

    即使是非研究型的统和类学术专著,要写的严谨中正,亦是非常耗时的。中国古代的修史工作,经常选择全国最好的文学类学者,参考全国得来的史料,还要数年时间完成此项工作,就可看出其重重困难。

    毕竟,专著的时效性弱了,人们对它的正确性,以及功能性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篇论文出了问题,只要不是故意造假,人们最多嘲笑那作者两句。

    一本学术专著出了错,丢脸的程度可是不同。

    如果是在严肃性的高校任职,因此丢掉工作的都大有人在。

    在这样的环境里,任何一名撰写学术专著的年轻人,都会受到严格的审视。

    当然,成功者又会得到高昂的报酬。

    转瞬间,塞西尔又想到了利奥教授,于是一个哆嗦,清醒过来,做出惊喜的表情,狂笑道:“杨锐先生,太好了,终于见到您了,我对您仰慕已久……”

    在学术专著的评论方面,芝加哥大学的利奥教授就是最严格的,而且是最权威的,所以,纽约大学出版社看到了利奥教授的文章,立即就将身在日本的塞西尔派到了北!京来。

    比起纽约大学出版社或者诺顿出版社的分析员,利奥教授的评价显然更具有价值。

    私立********可请不起利奥教授这样的学者,就是给得起钱,服务于私人********的学者的公信力也会大大下降。

    企业界的学者赚钱虽多,但受学界的学者歧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保守的纽约大学出版社最是服从现状,以至于塞西尔这样的员工,根本不用亲自去阅读学者的书籍,只要按照评论表达观点就行了。

    塞西尔现在表达的观点就是仰慕,非常到位的演技和表情动作,看的众多中国人目瞪口呆。

    有点霍元甲干掉俄罗斯大力士以后的震地感。

    “塞西尔先生赞扬的太过了,不至于,还不至于。”刘院长见杨锐没说话,连忙上前去帮他谦虚。

    “没有太过,没有太过。”塞西尔也连忙说。

    杨锐咳嗽一声,笑笑道:“我也觉得不算太过。”

    刘院长气的翻眼睛,用中文低声对杨锐道:“你认真一点,这是人家外国的出版社,不比国内的。”

    “国外出版社更好说话,塞西尔先生,您说是吧。”杨锐说着坐了下来,示意其他人也坐。

    周围几个桌子瞬间被教授们坐满,大家围在一起,像是要搞一场超级头脑风暴似的。

    有好奇的学生也在后面围上来,不管听懂听不懂的,先围观一番再说,拉扯桌椅的声音更是吱吱嘎嘎的吵的人脑仁疼。

    “我们都是很好说话的人。”林登也挪动着位置,面对杨锐和刘院长等人,笑着接过话来。

    “杨锐先生,我是诺顿出版社的林登。”林登自我介绍,又道:“您投稿到我们出版社的《基因组学》,丹尼尔经理非常喜欢,已经做了妥善的计划,哦,这里有我们的计划书……”

    看到这么多人,林登就知道自己需要竞争了。

    林登站了起来,来到杨锐面前,像是演讲似的,鼓起气来,道:“杨锐先生,诺顿出版社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出版社,我们不是业界最大的出版社,但我们的出版能力是极强的,而且,不像是纽约大学出版社这样的机构,我们不止能将您的书卖到东部,而且是东部和西部,全美都没问题。”

    “林登先生,纽约大学出版社也具有全美发行能力,而且,我们是最大的大学出版社之一。”塞舌尔也站了出来,来到杨锐面前,同时反驳林登的话。

    “最大的大学出版社之一?您用的定语也太多了。”林登啧啧两声,道:“大学出版社的水平众人皆知,如果是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话,或许还能谈得上全美发行,纽约大学出版社,只能把书放进二手书店吧。”

    “我们的目标是全美的大学,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渠道,能保证全美大学的生物学教授,都能看到您的书。”塞西尔确实势弱,因此不再与林登直接碰面,转而向杨锐说明,且道:“我们会将您的书放进我们重点推荐的名单,我保证,《基因组学》的销售额一定会在教育书籍中排名靠前……”

    两名美国人抢着在杨锐面前发言,像是两名律师站在法官面前似的,看的刘院长等人目瞪口呆。

    如此积极的外国友人,还真是少见啊。

    而在此过程中,双方给出的版税额也节节上升,很快增加到了16%的程度。

    尽管学术专著不像是通俗小说那样的大销量和低版税,但16%也确实不好了,30%之类的极限数字,都是给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又或者像是霍金这样的高端名人,在写学术专著的时候,才能拿到极高的数字。

    杨锐在学术出版方面还是纯新人,两家出版社的预计再好,也不觉得能超过1万本,至于能否再版,也是有几率的事,塞西尔代替纽约大学出版社给出16%的价格以后,也是到了极限。

    林登跟着给到了15%,不敢再加,转而开始提高首印数量,开口就是2000本,立即震慑了塞西尔。

    首印2000本和总销售量2000本是两个概念,尤其是学术专著,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发酵,首印2000本,意味着预计销售数要超过1万本了,这可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而且对出版社的风险很大,想想看,当今年的学生升学或者毕业以后,明年的学生将会在二手出版市场里,见到至少2000本的《基因组学》,这将会对二手书店造成很大的冲击,而学术出版社,其实都是依着二手出版业来生存的,后者一定会给予压力的。

    “我保证纽约大学出版社,对《基因组学》会进行一次再版……”塞西尔聪明的采用了迂回战术,再版100本也是再版,再版50本也是再版,事实上,许多学术专著的再版量就是百多本,新书混合以前的旧书,还有学生们合用一本书,以及影印书籍的总数,才是一本书的实际阅读量,后者往往是前者的十倍百倍。

    “杨锐先生!”

    “杨锐先生!”

    塞西尔和林登抢着说话,声音都盖过了食堂的噪音。

    两人说话也是越来越快,周围能听得懂的教授和学生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少。

    但是,听得懂的,都是一个个表情怪异。

    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从目前的信息来简单计算,诺顿出版社等于给出了15%的版税,以及2000本的销量许诺,意味着杨锐能够得到300美元乘以书价的收入。

    哪怕是按照最低的30美元的书价来算,这都是9000美元的稿酬。

    至于300美元这样的书价,在场的中国人都不敢想。

    9000美元就够夸张了!

    “还不答应!”不止一个人心里这样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