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887章 成功不侥幸
    “出产品了。”

    “测一下吧。”

    “不太可能就做出来吧。”

    “那你测啊。”

    “你来测好了。”

    大清早的,几名研究员就在实验桌边上摆起了围观的架势。

    杨锐出去吃了一个早饭回来,就见到几个人的姿势,于是也学着围了上去。

    “还以为我合成的去铁酮变成桃子了。”杨锐没看见新鲜玩意,扫兴的道。

    “哎呦喂,吓死我了。”魏振学捂着小心脏跳了起来,旋即道:“杨锐,不带这样的,你这是变着法子骂我们是猴子呀。”

    “猴子会把自己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吗?”杨锐笑眯眯的回答。

    “真是去铁酮,真合出来了?”魏振学傻眼。

    杨锐点头,道:“我泡个茶,你正好检查一下。”

    “用甲胺直接合成出来的?”魏振学追在屁股后面大喊。

    杨锐点头,坐到实验室靠窗的角落里,打开热水器,笑道:“坐看。”

    “坐看猴子把头拧下来当球踢。”黄茂等人也立即坐到了实验室的角落里。

    这里已经被杨锐开辟成了小茶室,用一株红木做成的茶桌不仅气派,而且功能齐全。

    在84年买一株红木不要太便宜,要是去山里买的话,估计几十块就足够了。当然,因为运输需要金贵的卡车和汽油,还有银贵的司机,所以到了北京城里来,红木还是有些价格的,但比起后世动辄数万,轻易数十万,偶尔还会破百万的价格,那就轻松太多了。

    除此以外,现在的木工也是极端的便宜,尤其是能雕刻的匠人,若是活在30年后,都能拿年薪了,但就目前的价格,杨锐溢价两倍找来的木工,断断续续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雕刻,把一个半人长,半个人厚的粗壮红木雕刻的比花还繁,最后也只拿走了三百块。

    自然的,异日贵到离谱的紫砂壶和茶具,上好的红茶,或者安溪铁观音也贵不到哪里去,几块钱就能买到以前几千元一斤的茶叶,事实上,像是武夷山的大红袍,现在也没有五代六代的说法,二代移植的大红袍就已经很大众化了,全民喝茶的风气更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征兆。

    紫砂壶更是一种相当合适的投资品,未来贵到离谱的大师级紫砂壶,现在几百元就能买到,多一点的也就上千元,而且数量极多。

    杨锐将保龄球馆的利润随便拿出一个月来,就能买足了紫砂壶,放在仓库里,等着后世变现出十位数来。

    而就现在,他更能随意的使用大师制作的紫砂壶,而不至于只降之放在玻璃柜里做欣赏用。

    杨锐倒是喜欢边喝茶边看文献的方式,反正干坐着看文献也是看,喝茶看文献也是看。

    总而言之,对科研人来说,看文献就是百搭时间,有任何想做的事,都能添到看文献时间里来。

    黄茂等人免不了受杨锐的影响,反正茶具都是杨锐买的,茶叶也是杨锐买的,抱着不喝白不喝的态度,几个人都渐渐练出了功夫茶的架势。

    如今,甚至不用动手,黄茂就非常熟练的操作起了润杯洗茶的工作了。

    魏振学心里叫着不好,低头开始测试去铁酮的性质。

    杨锐等人一边喝茶一边开小会,顺便将接下来的日程和实验方向给确定了。

    简短的小会开完,魏振学的测试也临近尾声了。

    黄茂“喂”的叫了一声,问:“怎么样啊?”

    “哎……不行……”魏振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去铁酮?”黄茂讶然。他习惯看了杨锐笃定的表情以后,就看到结果,却是少见失败的情况。

    魏振学黑着脸,突然双手抱头,匍匐在地,整个人转了起来,口中道:“来踢我吧。”

    “你这家伙……”黄茂气急:“到底是不是去铁酮啊。”

    “废话,当然是,要不然我趴地上干什么?”魏振学也是气的不行,抬头反驳之后,又喊道:“快来踢我啊,大早上的,地上多凉啊。”

    黄茂抚额道:“既然做出去铁酮,你叹什么气?做出去铁酮不是好事吗?”

    魏振学想了想,道:“的确是好事啊……早知道我就不发誓了,好事变坏事了。”

    “你这家伙……”黄茂头上冒火。

    杨锐拉住他,道:“老黄,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有气往老魏身上撒。”

    黄茂低下头,目光正好对上匍匐在地,仰头向上的魏振学。

    魏振学抱头鼠窜。

    杨锐咳嗽一声,道:“过来两个人,我们做个重复试验,验证一下。”

    谁都知道重复试验通常只是重复,一个个心态轻松又面带探究。

    段波更是跑上前来,一边给杨锐打下手,一边问:“真的就做出去铁酮来了?您以前早研究过吧。”

    “hider发表了论文以后,我关注过,那时候没条件做,有理论思考,没实际操作,现在不是有机会了。”杨锐随口给了一个合理解释,让众人恍然大悟。

    加深理论研究,从而促进实际操作的宣传,在全国各大研究机构都抄遍了,什么话抄的多了,大家也就信了。

    不长时间,实验桌上,再次出现去铁酮的成品。

    “咱们这就做出药来了?”段波颇为激动,就连回来的魏振学,也都捂着脑袋兴奋的很。

    杨锐耸耸肩,道:“还不能算是药,不过,去铁酮是有了,可以申请成药了。”

    一种药物,真的要想上市销售,需要经过的步骤太多太多。即使你不想赚钱,白送给人吃,也一样要经过无比多的步骤。

    这个过程,自然让很多患者耽搁了病情,但美国的fda作为靶子,硬是挺了几十年,也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其他国家的药品监督局,自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都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白名单制度。

    杨锐借着重复实验的过程,也深入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将消息透漏给捷利康。

    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每年上市的原创药种类都在两位数的范围,别说是一帮草台班子仓促上阵了,超级制药企业面对申请新药的工作,也得兢兢战战,认认真真。

    由华锐实业自己完成新药的申请,倒也不是不可能,走罕见药的通道,说不定几年就有消息。

    但杨锐可不想为了去铁酮而等待几年时间。

    这种不赚钱的药品,要么彻底放弃,省得进一步的投入,要么就得尽快上市销售出去,以回笼资金,否则,半死不活的吊着,最终死的可能是华锐公司。

    尤其是新药申请必不可少的临床实验部分,本身就意味着会有隐性的官司存在,一些医药公司每年支付的律师费,就足以拖垮第三世界国家的小公司了。

    在这所大市场里,杨锐还是需要一名领路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