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909章 专属报告会
    在出版《实验药理方法学》以前,杨锐更多的是在制造惊喜。 >

    他完成了钾离子通道的项目,战胜了伯里克大学的理查德教授,这是没有人预料到的惊喜。他完成了pcR的研究,以一己之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刷脸,这也是没有人预料到的惊喜。他完成了《基因组学》的撰写,越诸多大牛,成为了基因组宣言的草拟者,这又是一重大大的惊喜。包括辅酶Q1o和去铁酮的工作,杨锐也都是站在学术的阴影中进行的。

    唯有《实验药理方法学》是杨锐大鸣大放拿出来进行的工作,尤其是从他宣布要写书,到成书的时间如此之短,更是惊动了整个国内生物学界。

    85年中,国内生物学界最重要和最受瞩目的事件,就是gmp委员会的组建了,杨锐身为其中最显眼的一员,自然备受关注。

    他在这个时间完成了两本书的撰写,简直可以说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完成了一次帽子戏法。

    蔡教授更是在兴奋之余,不遗余力的支持杨锐。

    杨锐是他推荐补选入gmp委员会的,尽管有一些波折,但总归是蔡教授站桩,将杨锐推进gmp委员会的。

    如果没有蔡教授的推荐和支持,杨锐就是拿三五个国外奖项,也不一定能进来。

    因为gmp委员会不是高考,这里看成绩,但不纯粹看成绩,不是你的成绩好,你就一定能进你想进的委员会。那些成绩极好的学者,但在国内并不受待见的,屡见不鲜。

    相比之下,杨锐这名根红苗正的北大生,却是隐隐有了明日之星的架势。

    安林海、程仕等学者,都是北大出身的重量级大牛,此时也对杨锐倍感期待。

    在报告会的当日,这些曾经在邀请函上署名的大牛们,也不辞辛苦的为杨锐站桩。

    每一名到场的嘉宾,先看到的,就是一排成名已久的学者,齐刷刷的站在北大的礼堂前。尽管没有礼仪小姐的颜值和身材,但这样的景象,无疑更加的令人震惊。

    伍洪波提前来到会场,也站在蔡教授身边,不无嫉妒的道:“杨锐还没毕业,你们就弄的这么兴师动众,万一他毕业了以后,分配到我们中科院,你们不就是为人做嫁衣了吗?”

    蔡教授向来宾招手的同时,瞥了伍洪波一眼,笑问:“羡慕?”

    伍洪波撇撇嘴,转身也招呼起了来宾。

    有两名院士做前台,来自各地的学者还没进门,就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学术氛围了。

    别看国内的两院院士有上千人,但在八十年代,学部委员的人数远远低于此,而且,生物领域的学部委员更少,蔡教授代表北大,伍洪波代表中科院,差不多就是国内生物学领域里的最大山头了。

    来听学术报告的学者们看到这两位,第一感觉就是先声夺人。

    等进到礼堂内,自有学生给每位学者送上杨锐的两本书。

    以学术专著来说,两本都堪称是大部头的书,重重的放在来宾的手里,更是压的所有人沉甸甸的。

    “感谢大家的到来,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我们就不请主持人了,直接开始可以吧。”杨锐在台下还有些吵闹的情况下登台,三言两语的就将局面ho1d住了,因为他不准备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啊。

    来帮忙站台的大牛也太多,让谁上台让谁不上台都不好,为了避免冲淡第一天的气氛,杨锐选择直接开讲。

    是的,第一天的意思是,这个报告会要开好几天。

    其实,大部分的报告会都要连开好几天的,杨锐之前参加的国际医学大会之类的,也都是一样的模式。

    一方面,受邀而来的学者很多都是真的远道而来,有的坐绿皮车要坐两天的时间——你说飞机?8o年代的部委开会,都不敢人人坐飞机。走这么远的路,就开一天的会,这不是逗人玩吗?

    另一方面,学术会议往往需要长时间的枯燥阅读,像是杨锐的书,你不给大家半天时间,都不能浏览一遍,你不给大家两三天的时间,根本来不及让人仔细看。

    当然,大多数人是不会仔细看的,但你得预留出时间,让有兴趣的人,有时间看。

    不过,与普通的学术会议不同的是,这次的学术报告会,是独属于杨锐的。

    换言之,北大花了过十万元的经费,邀请百多名全国各地的学者来北京,就是为了听杨锐一个人叨叨三四天时间。

    什么是逼格?这就是逼格了。

    杨锐语气舒缓而坚定的介绍自己的两本书。

    今天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个,让大家对他的书有个概念,继而产生兴趣就更好了。

    杨锐并不追求深入,而尽可能的说的有趣。

    所谓的有趣,就是不停的提起国内学者名字,偶尔加上两三位认识的国外学者的名字,不时的串联几个小故事。

    故事是最容易吸引人的地方,也最容易给人以深刻印象。

    这也是杨锐擅长的部分。

    他从做补习老师的那一天开始,就在学习如何讲故事。

    因为补习老师不是学校的正职老师,你的目标也许是赚钱和提高学生成绩,但过程必须是吸引学生的注意力。

    如果不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任何补习老师都是做不久的,因为你总会遇到那些注意力困难症,或者学习困难症的学生,最终无法达成赚钱和提高学生成绩的双重目标。

    相比8o年代人常见的枯燥的学术报告,杨锐的报告,显的有趣而凸出。

    会场依旧不怎么安静,但将目光投注于讲台上的人总归是越来越多了。

    蔡教授坐在下方的第一排,频频点头。

    他听过很多国外的学术报告,一些枯燥,一些有趣,但即使是有趣的比起杨锐的报告,也略显逊色,原因很简单,英语并不是他的母语。

    而杨锐用中文进行的报告,却能让所有的有趣都爆起来。

    “怪不得杨锐在清华讲课的时候,能吸引那么多学生和老师来看。”伍洪波听了一会,小声的评价道:“就杨锐这个讲课水平,不用看他的学术能力,你们也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吧。”

    “那是肯定。”蔡教授稳稳的道:“毕业分配主要由学校主持,杨锐我们早就定好了,你就不要打主意了。”

    “我不是要打主意,就是给你提个醒。”伍洪波脸上却是不免失望。现在的毕业分配,都是由各单位向教育部提要求,教育部分配指标给学校,然后学校做填空题,换言之,只要当年有北大的招生指标,北大就可以选择留下任何一名学生。不用说,杨锐肯定是第一顺位的选择,不会放给任何其他单位的。

    伍洪波的失望一闪即逝,又低头看向大部头的《实验药理方法学》,不禁叹道:“你们以后要做教学成就展,拿这么三本书出来,比你自己出三本书都有力。”

    蔡教授恨不得将后槽牙笑出来,道:“没办法,只能说承让了。”

    伍洪波无奈摇头,正要说什么,却听身后有人高声道:“杨锐同志,请稍等,我有一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