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五章 国营农场
    谷强有一段日子没有这么努力了。

    做实验是件很辛苦的事,大部分的实验都是连续的,有时效性的,就比如胚胎,你两天做出60组就有60份材料,你做出30组就有30组材料,但你要是四天五天做出了100个,前面两天做的即使能用,成活率也会受到影响,实验结果自然就不甚准确了。

    年轻的时候,谷强也是有过****夜夜的泡在实验室里的经历的。

    不过,这样的机会却是越来越少了。

    不是他不想泡在实验室里,而是泡在实验室里也没什么事干。

    做实验是有成本的,哪怕是某些仪器用起来不花钱,领导也担心折旧的厉害了,用坏了,或者元件老损了——要说领导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谷强所在的实验室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支出维修和换件的经费。

    当然,随着谷强的实验水平的提高,他又渐渐的恢复了忙碌。许多实验,明明别人也能做,领导也会交给谷强,无他,谷强的手法好,做出的实验准确率高,容易得到想要的数据,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也是省钱了。

    但就个人志趣来说,谷强是不喜欢这种忙碌的,他更喜欢有挑战性的忙碌。

    话说如此,可要他两天做三十组实验,还是将谷强给累的够呛。

    杨锐则是连续两天都没回实验室。

    他是跟着焦场长满北京的找牧场了。

    遗传工程学的研究,是可以在实验室里进行的,但不管是胚胎移植,还是未来的克隆科研,终究是要着落于畜牧业的,别的不说,他现在一口气要移植60组的小白鼠半胚,就起码需要120只小白鼠,那如果要移植的是60组牛半胚呢?

    一只成年西门塔尔牛总得上千斤了,120只上千斤的大家伙,可比1200名小学生占地方多了,而且,这些家伙还不会排队。

    考虑到预留空间的问?,杨锐最初提出的要求,是要一块10亩以上的牧场,最好基础设施完备一点。

    于是,焦场长第一时间,就将杨锐带到了北丶京市国营北郊农场。

    坐着焦场长的小车,到了地方,焦场长还特意拿出北京市地图给杨锐看,且道:“这里离城是有点远了,不过,到北大还是比较近的,也就是十几公里的样子,开车快一点的话,一刻钟的事。路也好走。”

    “北郊农场是咱们国营的大农场,有3000多亩,常用的饲料,像是苜蓿之类的,北郊都有种。另外,兽医之类的也都全活。”

    “这边群众基础也不错,所属六个乡,36个村有几千口人,到了农忙的时候,一声令下,全部能上阵。”

    焦场长功课做的很好,介绍的也很认真。

    杨锐一脸懵逼。

    杨锐二脸懵逼。

    杨锐三脸懵逼。

    杨锐看着北京市地图,整个人都懵逼了。

    北郊农场所在的位置,杨锐是不认识的,但它跟前有块地方,杨锐却是想不熟悉都得熟悉。

    北丶京城最著名的人口聚集区,号称亚洲最大的小区——天通苑。

    杨锐读研的时候,就有朋友租住在天通苑,一间十平米的次卧,月租就得1000元,二手房价超过了两万五一平米。

    而以环状来看的话,北郊农场和天通苑,同处于尚不存在的五环外,离城距离都差不多。

    数学一点的说,拿根圆规,一头插在故宫太和殿,另一头落在北郊农场,开始自西向东的画圆,画不到10公里,就到天通苑的位置了。

    换言之,杨锐脚下的土地,日后建起来的房子,起码是两万五一平米的。

    “北郊农场有3000亩地?”杨锐好奇的重新问了焦厂长一句。

    “没错。”

    “国营农场真有钱啊。”杨锐用脚蹭蹭地面,默默换算,1亩地是660平方米?3000亩差不多是200万平方米,若是建容积率为3的多层,能建600万平方米的房子出来,若是容积率为5的高层,能建1000万平方米,落在30年后,市值2500亿元人民币。

    焦场长哪里知道杨锐已神游物外了。他在农场系统做了多年,看着脚下的土地,却是吐了口唾沫,道:“有钱个屁,工资都发不出现金了,全用鸡蛋牛奶的顶,给还不给好鸡蛋,只给碎了的。”

    “鸡蛋还有碎的?”

    “多新鲜啊,磕碎的鸡蛋多了,城里人倒是抢着买,比囫囵鸡蛋便宜,知道吧。一次买一桶,全是打碎的鸡蛋。回家去了,搅合搅合,摊成鸡蛋饼,甭管是吃饭吃面还是炒菜的时候,切一点进去,香的很。”焦场长说着喝了口水,单手搭在眉头,摆了个孙悟空的造型,背对杨锐,道:“你要是看上了,就挑个地方,我给你圈个十亩二十亩的出来都没问题。到时候,你要用的牛,就交给农场的工人来养,每个月交点钱就行了。”

    杨锐心下一动,道:“能把土地直接划给实验室吗?”

    “划给实验室?”

    “就算是卖给实验室吧。”

    “你要牧场做什么?十亩二十亩的,也弄不成个事。”焦场长觉得莫名其妙。

    杨锐开动脑筋,想了一个理由,道:“我是怕权责不清,到时候,农场的工人或者附近村子的村民,影响了我这边的工作,我也说不起话。”

    焦场长一想,点头道:“也是,你要是建了楼,再想搬走就难了。”

    “就是说。对了,上次老丁帮我弄的批文,建两栋住宅楼的,也得着落在农场了。”

    “把住宅建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焦场长连连摇头:“不划算,不划算。”

    “到时候弄个班车,方便进出城里就行了。现在有房子分就不错了。”

    “那搞在北郊农场就不方便了,这样子,我们再看看别的农场。”焦场长展开地图,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划拨的手续,也得你们帮我跑下来。”杨锐在后面追了一句。现在的土地在单位之间,是没有买卖一说的,划拨基本都是无偿的,有偿也不是因为土地价值,往往是因为土地上的附属物的价值。

    不过,甭管是卖卖还是划拨,杨锐自己都是弄不下来的。

    焦厂长自然而然的点头,手指在地图上,从上往下的划过来,猛一停,道:“豆各庄牛场怎么样?和海淀是有点南辕北辙了,但这边是专业养牛的农场,人员设备都全面。”

    杨锐一看,得,豆各庄牛场所在的位置,就叫豆各庄乡,这地方,杨锐以前是不知道的,但再往东边一点,却是通州了。

    后世看新闻,通州的房价,可也是呼呼的高。

    豆各庄,还比通州要近不少。

    “也不错……还有吗?”杨锐忍不住贪心的问。

    他倒不是准备给自己拿地,农场是不会轻易把农田卖给私人公司的,事实上,私人公司从农场手里直接买地,也是没用的。中国的土地制度,决定了土地必须经过政府的手,才能进入市场流通,从而具有商业价值。

    像是华锐实验室,目前所拥有的土地,就是杨锐从区政府手里买来的,付钱拿地,银货两讫,干干净净。

    但通过农场的划拨,概念就不同了,划拨是无偿的,最多是给农场一点补偿,但不管补偿多少,这个手续都是不全的,以后不仅不能出售,自己建房住都是要冒风险的。

    而不通过农场划拨,杨锐也不可能拿到农场的土地的,国营农场也不会没来由的将土地交给政府来出售。

    不过,从杨锐的角度来说,土地留给自己的遗传工程实验室,也是一样的。

    日后,待到政策变迁,杨锐就算不能像是现在这样,做科学之路的明灯,他也可以把实验室的土地卖掉,用于实验经费的支出。

    智商不足钱来凑,做科研的,永远逃不开这两样。

    焦厂长不可能有杨锐想的这么长远,他是认认真真的想给杨锐找块地方弄实验室,从而尽可能快的见到胚胎移植的商业化实现。

    在地图上搜索了半分钟后,焦场长的手指又回到了西面,问道:“西郊农场如何?”

    “哪里是?”杨锐站后面看。

    “这一块。”焦场长用铅笔虚画了一遍。

    杨锐的眼皮又是跳了再跳。

    西郊农场有两块,一块要远点,奔着未来的六环的位置去了,另一块却在五环边上,是以前的东北旺农场合并而成的,直接毗邻中关村,虽然不知道日后是做什么的地方,价值却是大大的有。

    “再有就是卢沟桥农场,这个在丰台区了。”焦场长又画了一段虚线,道:“这块也比较大,有6000多亩了,能选的地方也多,离城也近。”

    杨锐瞅着卢沟桥农场的位置,只能在心里高喊:“四环……四环!四环……”

    “要不去实地看一下?”焦场长很用心的问。

    “实地是要去的。”杨锐停了一下,又问:“我选哪里你都能拿下?”

    “难易不同吧。”焦场长很有自信的说了一句,又道:“我建议你,要拿干脆拿大一点,反正都是找人,为了十亩二十亩的,不划算。你也别怕地方太大,花不了多少钱,最多就是给他们补些

    青苗钱。”

    “你说拿多少合适?”杨锐忐忑的询问。

    “100亩起码吧。”

    “那干脆多一点,几百亩一千亩的也可以。”杨锐狮子大开口,道:“我们如果能自己养牛的话,效率会提高不少的。”

    “1000亩不可能的。”焦场长笑笑,又是拖长音:“除非……”

    “除非什么?”杨锐只好乖乖的配合。

    “除非你能弄出胚胎移植的技术,有上级部门批准,做事就容易多了。”

    ……

    ……

    看来这两天我得勤点更新了,听说因为更新少,不少书迷打算23号去《龙武2》神州区和我约架,我们说的可是一起打天下,不是打我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