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反例
    杨锐是不指望遗传工程实验室能盈利的。

    就算是牛的胚胎移植能赚到钱,这也就是前期维持下去的基础而已,随着技术难度的提升,偏于基础研究的生物学实验室,总归是需要外界支持的。

    而且,杨锐也不想这间公立实验室沦为赚钱工具。中国需要的是有效率的,高水平的实验室,并不缺你实验室赚来的三瓜两枣。

    如果是为了赚钱,80年代的中国,首推还是商品流通领域,在秀水街摆摊的人,一个月赚几千块的非常多,更有人能月入过万。80年代的月入过万,普通人想都不敢想,以至于他们自己也是心惊胆战。

    要说实验室里的研究员,想达到相同的产值,能做到,想达到相同的利润和收入,那就太难了。

    搞投资搞金融的也很赚钱,现在就有大批的人在倒腾邮票和电话卡了,若是有点本钱,再加一点集邮基础,赚钱实在是不难。

    而就产业来说,轻工业的利润总值是目前国内最高的,即使杨锐将全部精力投入遗传工程实验室,长期来看,也不见得能赚的比大型服装厂和大型造纸厂多,若是算利润率的话,那就更不能比了,一间实验室的投入得有多少?每年的维护成本更不用说,随随便便就能花掉几个造纸厂,赚的却不一定令人满意。

    而以目前的社会环境,大部分的技术都是不好换钱的。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崛起,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里根新政以前,美国的生物实验室照样是穷飕飕的过活。

    指望大型国企或者崭露头角的私企购买技术,那本身就是很需要技术的事。这份钱,是只有丁十一和姜志军这样的人,才能赚到的,否则,用了你的技术而不给钱,通常叫做看得起你。

    杨锐的实验室若是靠这份钱来生存,迟早沦为丁十一和姜志军的附庸。

    与其如此,他还不如继续做一间快乐的公立实验室,在预算阶段,就花国家和社会的钱,也不考虑技术回报的问题。

    只要实验室能源源不断的产出高水平的技术,自然会有人给它不断的投食——这种做法自然不免遭遇资金危机,但做实验室的,又有几个真的能财务自由。

    就是哈弗的实验室,一年募集资金以百亿美元计,它还是缺钱,年份不好的时候,还是得砍项目和裁员。

    杨锐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给遗传工程实验室从国家要来大笔的经费的。

    国家的科研经费拨款都有各种硬条件,所谓制度是也,不能因为看你的实验室有潜力,就给你钱。

    必须得循序渐进的升级,市级实验室一年几万块,省级实验室一年几十万,国家级实验室一年几百万,再有国家重点项目给多少钱,有省部级重点项目给多少钱……

    初建的遗传工程学实验室,就像是刚毕业的学生当了公务员一样,你做的再好,也不能一步跳去做市长省长的。

    反观国企的钱,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杨锐和国企募集资金,也不想做成一锤子买卖。

    再者,能出十万乃至于几十万的国企,真的想要退钱,小小的遗传工程实验室,生挡也不是个办法,还不如给出个七天的时间,让他们决定是否后悔。

    等了一阵子,几家捐了款的公司代表全都来到了实验室。

    前两天刚捐了款,几家公司其实也说不上放心,就是杨锐不叫,他们也都是想来遗传工程实验室再看一看的。

    实验室的招待区,很快变的混乱起来。

    梅局长完全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多熟悉的国企官员,做了和自己相同的事。

    就某种程度来说,这些人,也可以算得上是志同道合了。

    “老苗,老余,你们也捐了款给杨锐?”梅局长露出久违的笑容。

    被喊到的官员笑眯眯的走过来和梅局长握手。

    唤做老苗的笑道:“不捐不行啊,光是你们中牧,一年就得多大的规模,你们吃了肉,总要给我们留一点骨头吧。”

    “人家说了,捐款不捐款,技术都是公开的,另外,捐款的,也没有好处,只是单单投钱而已。”白处长忍不住说句风凉话,他就是看不惯杨锐的趾高气昂罢了,或者说,他是看不惯杨锐摆的姿态比自己还高。

    “说是这么说,但他给你技术,你用得了吗?”姜志军早就坐在了一边,此时喝着茶,笑盈盈说了一句。

    白处长愣了一下,道:“技术都公开了,还能有多难。”

    姜志军就笑,站起来,走到白处长所在的小圈子,声音刚好能让白处长和邱主任听到,说:“最简单的胚胎移植技术,不冷冻不分割的那种,国外早就公开,你们花个几千美元,最多一两万美元,就能弄到手,结果呢,国内有几个会做的?一家都没有吧。”

    “你是哪个单位的?”白处长有些不高兴了。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鄙人开了一家专门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这是我的名片。”姜志军说着,将一张名片发给他。

    邱主席没接。

    白处长接到了手里,却是没看,甩了甩手,道:“你下海经商,想吃技术这碗饭,你当然要说的多难多难,我们有自己的研发中心,用不着你提供的技术。”

    “但您用得着这间实验室提供的技术吧。”姜志军微笑着看白处长。

    白处长脸色略变:“你什么意思?”

    “我们和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有合作,为了保证技术转化的高效,我们技术服务公司与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约定,一旦胚胎移植商业化实现,我们服务公司,将优先选派人员,接受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的培训,然后,会为各位做服务。”姜志军轻松的做解释。

    白处长和邱主席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邱主席有些不高兴的道:“技术不是公开的吗?”

    “技术会公开,你们的研究所,如果能复制的话,没人拦着你们,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还能合作。”姜志军说过,向四周看看,确定自己的声音控制在小圈子内,就笑道:“我们主要是给不能独立完成技术转移的公司做服务,毕竟,你们最后想要的是牛犊对吧。其实,就算是你们自己做,买各种试剂,培训学习,还有各种设备,都不会便宜的,如果成功率再低一些,那不如让我们来做,对不对?”

    姜志军谈到了成功率,白处长和邱主席不说话了。

    高技术的使用里面,成功率是最恼人的,如果不考虑成功率的话,国内有的研究所,已经可以宣称冷冻胚胎移植成功了,当然,他们现在也就是这么宣称了,只是完全没法用而已。

    企业要这种技术是想赚钱的,不是拿去抽奖的。

    而要保证成功率,细节的东西就太多太多了,有些工厂的技术员就凭一两招,就能赚一辈子的工资,说穿了不值钱,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这时候,杨锐从实验桌回来,笑道:“人都齐了,感谢大家百忙中还来到我们遗传工程实验室。咱们今天开个面向捐赠人的短会,主要是邱主席和白处长,今天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关于你们的款项的捐助,是否值回票价的问题。”

    他指了指白处长和邱主任的方向,引的一群人看过去。

    杨锐回过头来,再道:“邱主席,我们遗传工程实验室,是很感谢淮西乳品公司的捐助的,我们也很需要这笔钱,但是,我希望这是一件你情我愿的好事,是贵公司基于本身的战略考量,基于本身的社会责任感,做出的正确选择。”

    “因此,我们遗传工程学实验室,做出了一个决定,对于捐赠的资金,七天内不予使用,而捐赠方,也将有七天的时间,选择是否退出捐赠。”

    杨锐的表情是庄重的,而他的语言,也是充满尊重的。

    几个人都看向了白处长和邱主席,并小声的询问了起来。

    要说邱主席原本就没有很强烈的要退出的想法,经过姜志军的“提醒”以后,自然更不会退出了。

    不过,就这样认怂,还是很羞耻的事,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的意思。

    杨锐却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笑一笑,继续道:“我知道,两位是很有顾忌的,毕竟,捐赠资金给我们,却没有丝毫的控制权,感觉上很不舒服,但我想说,我们的实验室制定这样的制度,是很有必要的,在这个问题上,恐怕也不会改变。”

    白处长和邱主席突然醒悟过来,原来自己根本就是给杨锐当反例来了。

    不管他们是退出好,还是留下来,都只会加强杨锐的捐赠制度的力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