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卷(vip) 第1279章 阔气
    “杨主任,您的背景,要比凌大使硬吧。”王阔向上指了指,却是先套起杨锐的话来。

    杨锐笑笑,问:“凌大使是啥背景?”

    王阔嘿嘿的笑两声,道:“您不知道?”

    “你说给我听嘛。”杨锐半点口风不漏。

    王阔百分百的是京城里的大院子弟,不过,大院子弟和大院子弟,又有许多的区别。

    按照通常人的理解,大院子弟应当都是**,实际上,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的**。

    就80年代的环境来说,大院子弟实际上就是公务员子弟,建国以后的国家单位,给自己圈一块地,围四面墙,盖一片家属楼,这就是大院了。

    大院里面,都是一个单位的职工,有些是双职工,有些是单职工,有些是父母在单位里工作,自个儿没房子,也住在里面。

    但是,就是最傻的人知道,一个大院里面的职工,权力和地位也是有差的,而且是千差万别。一把手住大院里没错,司局级的干部在大院里也是不稀罕的,但最多见的,实际上还是科级副科级的中年人,甚至是科级副科级的老年人。

    换算成大院子弟的身份,就等于说,最多的永远是科级副科级干部的子女,甚至是科技副科级干部的孙子辈。

    在偌大的京城,科级干部根本谈不上权力,无非是有办事的资格罢了。

    所谓大院子弟的价值,最多最多,也就是能在人前混个脸熟。

    对于提着猪头拜不到庙门的同志,联络一两名大院子弟,说不定也就能办成事儿,但是,核心点仍旧是猪头,而不是大院子弟。

    所以,大院子弟最主要的素质还是靠吹,吹的多了,有些事儿还真的就办顺利了。

    至于王阔能到瑞典做使馆司机,也是有两种可能的。

    一种是他们找到了庙门,提够了猪头,说不定就是用父母一辈子的脸面,换了这么一个机会。另一种,才是自家有菩萨的情况。

    杨锐身边就有景语兰,认庙门是用不着王阔的,于是只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看他能吹出个什么花色来。

    若是连吹都吹不出菩萨来,那大家就不用再谈了。

    王阔还不知道杨锐已经开始给自己贴标签了,尤自神秘兮兮的吞云吐雾着,道:“我先从小处着眼,说点细微的。”

    “听你说话,不像是没读书的样子啊。”杨锐听王阔这么说话,不禁高看了他一眼。

    王阔眼皮子一抬,道:“怎么着,还不许人看两本书了?再说了,谁说我没读过书的,我是高中生好吧。”

    杨锐就看着王阔嘿嘿的笑两声。

    “好吧,和你比,高中生是不算啥。”王阔一脸郁闷,道:“我当年高中成绩贼好的,要不是为了出国,我再考两年也能上大学了。”

    杨锐摆摆手,道:“说小处吧。”

    “你还一副老大的架势。”王阔鼻子里喷着烟,却没办法和杨锐掰扯,叹口气道:“行了,我先说一个,凌大使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你知道吧?”

    “知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从来没在国外读过书的人,要是得个什么奖,大家会怎么说?”王阔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杨锐。

    杨锐愣了一下,道:“不至于吧。”

    喝了洋墨水的看不起土鳖派,土鳖派不喜欢留洋派,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留**童回国之后,就已经玩过一茬子了。留日回来的人多了,也和本土派干过一架。

    不过,80年代的留洋派,有必要如此的警惕吗?

    王阔却是神秘一笑,道:“至于不至于的,只有凌大使才知道。所以我说是小处着眼,我要是凌,我看你风生水起,我就不舒服。”

    “这样啊。”杨锐呵呵一笑,也没有说相信还是不相信。

    “咱们再说站队?”

    “你说。”

    “其实没什么说的,人家看不上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王阔却是拿捏了起来。

    杨锐依旧是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不过有一点,凌是真的看不上国内的技术。”王阔很不爽杨锐的笑容,决定施加一些压力,道:“你别看你现在好像闯出了一些名声,人家说不理你,就能不理你,国外的事,国内从哪里知道?”

    “所以呢?”

    “你在瑞典呆不了太久吧。”王阔又问。

    杨锐点点头。

    “你看,你如果呆到时间差不多了,最多也就是一个月吧,你就得回国去了,这么点时间,你在瑞典能做多少工作?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吧,要是凌不支持你,你回国一段时间,这边就人走茶凉了,你这些时间做的事,不是也白费了。”

    “那倒不至于。”杨锐是来瑞典科学界刷脸的,又不是政界。

    王阔却是摇头,道:“你把人想的太简单了,你这边回去了,人家要是再从国内运一般学术代表团的人过来呢?大家趁着你的热度到处开这种讲座,用不了几天,就能把你的名声败的干干净净。”

    杨锐悚然,要是这么做事的话,还真能做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杨锐深深的看了王阔一眼道:“说到底,你是想让我去顶凌志明。”

    “你爱顶不顶,不顶是你吃亏。”王阔一副我就是提个建议的模样。

    尽管杨锐知道王阔肯定是有心思,或许就是和大使不对付,但他都不在乎。

    他略作思忖,问:“你让我把消息传回国,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传回国,是我帮你传回国。”王阔抬起了鼻孔,很高傲的道:“你的消息是传不回国的,啥事都得经大使馆的,你说你怎么传。”

    “寄国际邮件回国不成?”杨锐对王阔的高傲很不理解。

    “那不是正规渠道。”王阔撇撇嘴,道:“就不说你找的人能给你发在什么报纸上,等发表了,上面人看到了,还发话了,再操作下来,你早都在国内了。”

    杨锐这么一想,倒还真是。

    虽然他可以再打电话给乔公,请乔公想办法,但是,这样的事都要找乔公,也确实是弱鸡了一点。

    杨锐心里一动,却没有立即同意王阔的话,而是问道:“我认识外交部的郭威,请他传消息的话,是不是一样的?”

    王阔愣了一下,眼神有了变化,笑道:“我说呢,怪不得,周英耀是你从郭威那里找的关系。”

    杨锐点了点头,部委内部的关系,圈内人都是门清,同时,这也说明王阔确实是外交圈内人。

    “这样的话,就更简单了,我们两边递消息,不是更省时间?”王阔看着杨锐,道:“不是我说,要是您的签证时间到了,您回国以后再想出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吧。”

    “好吧,那就按照你说的来。”杨锐出乎王阔意料的迅速同意了。

    王阔原本还想再劝,想好的词却是都没用了。

    眼看着杨锐说完话,就往酒店里去,王阔又连忙追上去,道:“杨主任,您不是没过河就拆桥吧。”

    “你想要什么。”杨锐直白的问。

    “我想要的多了,不见得您都能给啊。”王阔跟着杨锐进电梯,絮絮叨叨的道:“我倒是想要钱来着,但您也拿不出来吧,我还想升官发财呢,您也没办法吧,所以说,我看这么着吧,我跟着您走几天,您再有什么活动,我都帮您做中间人好了,要是能在新闻里出个名字什么的,就算是酬劳了。”

    “不行。”杨锐断然拒绝,他的确是需要中间人的,却不需要一个管理自己行止的经纪人。

    王阔打好的如意算盘一下子碎了,立刻不高兴了起来,道:“杨主任,您不是指望我白干活吧……”

    “没人要你白干活,你不是提了三点吗?我按第一条算给你好了。在这里等着。”杨锐将王阔丢在了楼层的休息室里,自去了房间,再回来的时候已是拿着一个信封过来了。

    王阔这下子确定了杨锐的想法,不由笑了起来,道:“杨主任,您知道我在瑞典,一个月的工资要多少吗?您那点人民币,就别显摆了。”

    杨锐也笑,信手递出信封,道:“看了再说。”

    王阔不以为意的将信封一翻,将里面的纸钞全部倒了出来,低头一看就准备嘲讽,突然觉得不对。

    “这是……”王阔迅速的将纸钞给搓开了,只见里外里全是面值100的克朗。

    “总共一万克朗,给你做公关费够不够?”比起天天缀着一个跟屁虫,杨锐更愿意用钱买王阔。

    王阔名字阔气,人却是不阔气的,手捏着厚厚的一叠瑞典克朗,已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问:“做科研的这么赚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