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卷 怪大叔混校园5 第1439章 铁血大注射
    “所以说,杨主任从一开始就决定要用无性繁殖这个绵羊了?”

    “看起来是的。”

    “那咱们之后也是要做无性繁殖的实验?”苏帆的语气愈发的郑重了。

    王良才同感郑重的点点头,道:“看起来是的。”

    “开玩笑吧?不是应该……至少应该先做有性繁殖的克隆成功了,再做无性繁殖吧?”苏帆的思维都要混乱了。

    在此之前,大家说起克隆的时候,说的都是有性繁殖式的克隆,是将生殖细胞的细胞核,放入到去核的卵细胞中去。

    所以,克隆并不是一个新词。

    但是,即使如此,克隆依旧是遗传生物学中的大项目,像是著名的童鱼,就是此类的典型。

    而在克隆的发展过程中,也基本遵循着两栖类到水产,再从水产到哺乳动物,然后从哺乳动物到经济动物的流程。

    苏帆和王良才,都觉得现在是克隆到经济动物的时候了,自有一种终结者的自信与昂扬。

    可是,突然之间的“无性繁殖”的消息,却将两个人都给打蒙了。

    这等于是跨越了几个层阶,好像刚刚开始玩户外的孩子,直接就去登珠峰了,还不给坐直升机。

    最重要的是,在没有前人进行过类似实验的情况下,生物学家们并不能证明,无性繁殖是真的可行的。

    正常的模式,现在用一种更容易的生物,先证明无性繁殖可行,然后再做哺乳动物,是最简单易行的方案。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什么生物是更容易的生物?

    微生物不用考虑,再大一点的鱼类和两栖类?他们的性别原本就很模糊,雌鱼变雄鱼的情况,在自然界屡有发生。

    所谓,要论两性稳定的生物的话,起码就得是哺乳动物。

    那么,小型哺乳动物会更容易做克隆吗?比如实验室里最常见的小白鼠和大鼠?

    并不会!

    做了一段时间实验的王良才,脑子一转,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进行去核和注核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小鼠的胚胎发育时间仅两周,绵羊有六周的时间,后者比前者容易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此方面来看的话,所以的实验室常用的动物,都不适合进行克隆。因为实验室选择它们的原因之一,就是生长发育快。

    对以成体为对象的实验来说,这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当实验对象是胚胎的时候,实验室常用的这些动物,恰恰都是不适合的。

    王良才抬头偷看了一眼杨锐,低声道:“杨主任首选了绵羊做供体,打的就是一次到位的主意吧。”

    苏帆也是精明人,想了想就知道王良才为何如此说,无奈的道:“杨主任本来就不是个喜欢个按部就班做项目的人。”

    回想杨锐之前做的项目,从钾离子通道的实验,到g蛋白偶联受体的项目,没有哪一个是真正的按部就班的做下来的。

    苏帆等人不知道杨锐真正的依仗,此时回忆起来,就只能如此评价了。

    所谓成功者恒为成功学案例,王良才也无从批评,只能叹口气,心想,年轻人就是按不住性子。

    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就只能在王良才的脑海中转一转了。就杨锐目前的声望,早就与年龄脱离关系了,人家不喜欢按部就班,那就是锐意进取……

    “现在怎么办?”苏帆不是个特别有主意的人,还是先问王良才。

    “我也没做过无性繁殖的克隆,如果可行的话,成功率会极低吧。”王良才叹了口气。

    成功率是实验生物学家心里永远的痛,很多实验都是明知道能做得出来,然后成功率低的令人发指,最后放弃的。

    现在遇到不一定能做得出来的实验了,成功率一样低的发指,结果就很恶心了——你不知道自己的失败是误操作,还是就无法做出来。

    此时,王良才无比的渴望能有一个结果提示板,告诉自己哪条路是注定失败了。

    “我们得提高前期的成功率。之前的计划,得推翻重来了。”王良才很快做出了决定,又道:“去核的成功率最少要提高到80%,然后再做注核。”

    苏帆并不意外王良才做出此计划。

    按部就班的学院派就是这样,不可能像是谷强那样去拼运气。

    在小而简单且便宜的项目上堆积成功率,最后搏一搏的情况是最常见的。

    没人是奔着单车变摩托去的,学院派的思维,是能换一辆好单车就不错了,再说了,搞学术的也不骑摩托不是?

    苏帆也没有劝阻的意思,就抱着学习的态度,道:“再要提高前期成功率的话,做对比试验吗?”

    “对,做对比试验,最好是多找几个人。”王良才说着,目光在实验室里巡游起来。

    做对比试验,其实就是做小实验。

    例如操作液用有蔗糖的还是无蔗糖的,用2%的蔗糖还是3%的蔗糖,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细节。但是,实验的成功率就是这样的小细节堆积起来的。

    为什么同样是剥卵,有人的成功率能高达百分之七八十,有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三十,除了手法上的差距之外,就看谁注意到的细节多,就看谁知道的细节多。

    做对比实验就是测小细节的。

    要是换成地方大学的话,做这样一个对比实验,就可以发表一篇论文了。

    大量的中文期刊和sci入门级别的期刊里,发表的都是类似水平的论文。事实上,杨锐的第一篇论文,辅酶q10的紫外分光光度,就是一篇这样的文章,解决的是相关领域的狭窄方向的单一问题,所以只能发表在级别很低的期刊上,成为有相关需求的学者能够查找到的资料。

    而在计算机检索,或者说,在学术搜索引擎尚未出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资料检索,也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苏帆不用王良才布置任务,先道:“我再去找资料组催一下,并且把寻找的方向放在前期?”

    “可以。”王良才的目光依旧在人群中巡游。

    杨锐遗传工程实验室因为新建,杨锐采用的制度与离子通道实验室不太相同,采用的是大实验室的制度,允许研究员自由的加入和组建课题组,因此竞争性更强。

    不过,建立课题组是需要经费和机时的,另外,理所当然的还需要课题。

    谷强向杨锐争取的60万+3万美元,以及倒置相差显微镜的机时,都属于课题组的资源。

    尽管课题组依旧受到杨锐的制约和指导,但是,相比离子通道实验室的旧模式,遗传工程实验室的大实验室制度,显然具有更强的独立性,也更适应规模越来越庞大的实验室。

    理论上,就是借调来的王良才,只要征得其他研究员的同意,就能拉来人手,反正,论文上按照贡献,列入名字就好了。实验室的主要利益,也就存在于此了。

    “老的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孙正初研究员的水平最强,而且配合能力也比较好。”苏帆低声的给王良才做介绍,转头又道:“实验助手方面,我觉得秦越不错,他以前是中牧的兽医,借调到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很久了,就咱们现在的项目级别,调他过来就是一句话的事。”

    “这个秦越……只是个实验助手的话,调过来是不是有点太麻烦了。”王良才有点迟疑。

    苏帆大大咧咧的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咱们现在是在国家级的项目组啊,您想想以前的同级别项目是怎么搞的?全国召集几百号人都算是少的了,现在要中牧一个人,他们恨不得立即就送过来呢。”

    王良才哑然。他此前就在大学里安心做实验,还真没有参与过这种规模的项目。

    生物学里面,所谓的大项目,还真是不多,还都是医药相关领域的,遗传工程向来都是小众,王良才还真没尝试过挥斥方遒的感觉。

    “实验助手肯定不能多,要说的话,还比研究员稀缺呢。”苏帆顿了顿,道:“好的实验助手不好找,秦越的话,有兽医的经验,又懂得实验室里的事,还参加过牛的胚胎移植的项目,经验丰富,人也努力,是很恰当的。”

    王良才手底下倒是有学生,但是,将人大老远的拉过来可不合适,而实验助手又是必须的。

    正如苏帆所言,好的实验助手还是不可或缺的,有时候,一个没洗干净的试管,都可能导致实验失败,而好的研究员,不见得就洗的干净试管。

    “就按照你说的。借调秦越过来吧。”王良才敲定了以后,心情大好,终于学着电视里的人物那样,握紧拳头,道:“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大干一场。”苏帆大笑了起来。

    随着两人的笑声,实验室里也变的喧闹起来。

    王良才索性停下来,笑道:“正好过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

    “好。”苏帆跟着王良才穿过陈设着多台仪器的公共区间,就见谷强正被一群人围着。

    苏帆本能的皱皱眉,问旁边的田兵道:“他又闹什么幺蛾子呢?”

    田兵一脸喟叹的道:“你绝对想不到,谷强从开工到现在,显核去核一步都没失败过,刚刚又做了乳腺细胞的吸核,现在准备注核了。”

    “一步都没有失败过……”苏帆其实想说,一步也没有失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你后面只要失败一步,前面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这才是他们不停的提高成功率的初衷。

    但是,当这句话的前半句说了出来,苏帆怎么都说不出后半句了。

    不管怎么说,谷强现在的进度,都是实验室第一了。

    “如果他的注核成功的话,这就是咱们实验室里,第一起注核成功的案例了。”田兵是过来帮忙的,纯粹的看热闹的心态。

    苏帆尬笑了两声,正想说什么,就被谷强的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射入!”谷强猛然站了起来,狂野的像是一只完成了生命旅途的兔子。

    大家也围观的很开心,纷纷拍手鼓掌,为谷强最后五秒钟的铁血大注射而开心不已。

    只有苏帆愣愣的望着前方,仿佛发生了什么不愿意回想的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