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体育网站

一二中文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卷 怪大叔混校园5 第1466章 知情识趣
    北方联合药业是由华北药业为主体,改制出来的。

    它本身是没什么价值的。破落的国企,级别再高,也就是个好用的骷髅骨架罢了,其实,真要是个骨头架子,还能让它更值钱一点。

    在外人眼里,比骨头架子还糟心的是企业里的人员,就像是烂肉似的,挂在骨头上面,筋骨相连,黏而不断,让各级领导看了都头疼。

    然而,当北方联合药业的“戈谢病”项目初见曙光之后,北方联合药业一下子就被罩上了光环,像是纯金打出来的骨头架子似的,瞬间具有了时尚感,受到了各方关注。

    以前烂肉般虚耗经费的企业人员,也都变成了成熟的技工。

    整个北方联合药业的厂区内,都能看到勃勃的生机。

    首当其冲的,就是漂亮的园景和宏伟的大门。

    国企有钱了做什么,一建大门二做绿化,其次才是发福利搞基建,若有例外,一定是领导贪腐的太严重。

    这样的风气散开了以后,不想建大门的企业也得跟着建了,否则的话,领导参观,只会觉得你司无用,就是银行贷款的时候,都会嫌贫爱富一番。

    北方联合药业做的虽然是世界级的新药,厂区建设却也不能免俗。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别的地方不说,大门绿化还是妥妥的。

    对于记者们来说,看到北方联合药业十几米高的崭新大门,立即就肃然起敬了。

    这么高的门楼,基本是脱离渣渣了。

    再想想停车场里见到的那些车牌,洪主任走在路上,就问军装男道:“你们和北方联合药业是合作关系吧,具体是怎么合作。”

    “我们是科研合作。”说话的不是军装男,而是一名骑着自行车赶来的老干部。

    他将有些旧的自行车,随意的靠在了路边的大树上,也不锁,就那么一丢,且笑道:“鄙人董策,现在是北方联合药业的总经理。”

    “董经理您好。”洪主任对董策的态度不比杨锐差。

    他就是典型的官场中人,虽然是一名记者没错,但依旧是官场中人,行事准则依旧是官本位的。在他看来,得到诺贝尔奖的杨锐固然是强,终究也就是一个研究所的所长罢了,国内的研究所多了,你是牛一些,也仍旧是名所长。

    董策在洪主任眼里又不一样了。他是北方联合药业的总经理,那就是管着上万人大厂的老总。

    一间活着的国企,在80年代是非常厉害的。

    一间活的很好的国企,往往是有资格超越属地政府的存在。

    洪主任对这种有钱而且舍得花钱的企业,向来是心生钦佩,心向往之。

    所以,就洪主任的角度来说,他对杨锐已经是高看一眼了。

    董策的年纪大了,虽然重新坐上了一把手的高位,却是依旧没什么烟火气,向记者们打了一圈的招呼,微笑道:“我是受杨锐同志的指示,来招呼各位的。恩,杨锐同志还在给领导们做一些介绍,暂时不能过来,咱们先到厂区里转一圈好不好?”

    洪主任此时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也只能一个一个的往外掏,道:“我们好像没有接到随行采访的消息……”

    高级别的领导出门,身边带的记者比保镖多,否则何显隆重呢?指示也不好清楚的发表出去。这样的消息,以洪主任的级别,通常也是不难打听到的。

    都是公开的参观活动,也谈不上什么保密。

    董策却是露出微笑来,道:“这一次的参观活动,因为涉及到一些不便公开的信息,几位领导都没有邀请记者随行。”

    “这样子……”洪主任低下头,心里默默的将杨锐给调高了半级。

    “请问,领导都不能随行记者,我们能入内采访吗?”孔英光按捺不住,问了出声。

    “采访还是能做的,但是采访的内容,请大家局限于杨锐教授,不要对北方联合药业做过多的涉及啊。对了,你们是来采访杨锐教授的吧。”董策慢悠悠的走,像是个要退休的导游似的。

    “是,我们是来采访杨锐教授的。”洪主任微笑,道:“我们想给他上春晚,所以要特别的做个节目,这次可以算是采风了。”

    两名跟随而来的编剧跟着点头。

    董策早就知道,不出意料的“哦”了一声,道:“既然采访的是杨教授,那就谈杨教授好了。对了,我也提前说一句,杨教授不会和你们谈北方联合药业,也不会谈杨锐遗传工程实验室,这个你们要心里有数,不要问超纲了。”

    “一点都不能谈?”

    “一点都不能谈。”董策顿了一下,道:“老实说,我们现在做的都是科学的事,你们弄几个名词发表出去,也没什么意思吧。”

    “起码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吧,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自己问到了禁区。”孔英光不太甘心。

    “恩,我们北方联合药业的资料,你们其实是能查到的,我们在做戈谢病的新药嘛。具体的不好说,只能说是有些成果。”董策说到此处,露出一点炫耀的神色,一闪即逝,又道:“杨锐遗传工程实验室我就不了解了。”

    几名记者都选择性的忽略了最后一句,将关注点集中到了新药上。

    武千阳突然一拍脑门,道:“我想起来了,北方联合药业前段时间成立的时候,说是要用数千万美元来开发一个新药!”

    北方联合药业刚成立的时候,是宣传了一波的。

    如今回想一下,大家都有了些印象。

    现在的媒体还比较实在,虚假宣传通常扩大个几倍就很过分了。北方联合药业宣传用了数千万元,照着她的理解,那至少就是上千万美元了。

    上千万元,就现在来说,其实都有些难以想象。

    一般能开到这个水平的,都是国内有数的大工程大项目,若是工厂技改什么的,花费上千万美元的,更是涉及到国家战略的大型企业。

    北方联合药业?联合两个字,在国内的文字序列中,本身就显的很弱鸡。

    武千阳的印象更深。

    她之前就有见到多篇北方联合药业的报道,此时追问道:“你们的新药是快要完成了吧?到时候会先在国内上市,还是国外?”

    “还没到这个步骤。”董策说到此处,就不肯多说了,只带着众人往厂区走。

    武千阳有些不甘心,亦是无可奈何。

    一会儿,众人又见到参观处几个大字。

    参观处!

    又是参观处!

    参观什么处?

    我们不想参观处!

    几名记者看着“参观处”几个大字就是一阵糟心。

    等看到里面的玻璃罩玻璃框以后,就更烦了。

    采访参观,采访成这样子,参观成这样子,确实让人不爽快,可以说是一点新玩意都没有。

    但这一次,几名记者都没有发飙。

    准确的说,是没人愿意出头发飙。

    几分钟的私下交流,让大家都明白,如果北方联合药业的药品正儿八经的做出来的话,这可就是中国有数的独立完成的新药了。脸大一点的,直接就吹是第一个也没问题。

    这样的东西,不说名气怎么样,钱是硬邦邦的。

    考虑到这个,大家就不愿意多说了。

    董策带着众人,在参观处里,一件东西一件东西的转悠,仔细的介绍。

    “你们看,这是我们开工的时候,挖出来的第一块石头。”

    “就是石头?”

    “对,就是石头,但是挖出来的第一块。”

    ……

    “你们看,这是我们开工的时候,锯下来的第一棵树的树心。”

    “就是木头?”

    “对,就是木头,但是锯下来的第一棵树里的。”

    ……

    “你们看,这是我们开工的时候……”

    “我猜一下,是你们开工的时候,挖出来的第一个土疙瘩。”

    “哦,这个实际上是第一批仓鼠的粪沙,是我们一位技术员方正业同志的艺术作品。”

    ……

    “董经理,咱们还要等多久。”洪主任终于是走累了。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领导参观一般都是下午就结束了,今天的时间好像有点久。”董策这么说,是带着一点炫耀成分的。

    领导呆的久说明领导的重视嘛。

    北方联合药业能够得到重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少不了董策总经理的功劳。

    洪主任又回忆起被停车场的坐骑们支配的瞬间,默默低头。

    “这样,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董策非常好心的说了一句。

    洪主任连忙道谢,又追加一句道:“侧面问一下就好了,我们就等在外面,不着急的。”

    董策笑着点点头,并没有应声。

    没多久,董策和一名穿中山装的年轻人一起回来了。

    “洪主任是吧?”中山装的年轻人扫了一圈,就看到了人,绷着脸,道:“杨主任还走不开,领导正在咨询一些问题。”

    “您是?”洪主任看到人就觉得不自在了。

    “我在李办做办事员。”年轻人说的好像有点谦虚,听在洪主任耳中,却如惊雷一般。

    “那个……我们不着急,不着急。”洪主任连忙澄清。

    “领导觉得,杨锐之后再带你们参观的话,会太辛苦,所以让我把你们带过去,一并听了,免得杨教授再浪费时间。”年轻人传话似的说了,又道:“杨教授平时是不会来给人做参观讲解的,今天也是破例,不好意思让你们白来一趟。”

    言下之意,就是让几个人知情识趣了。

    洪主任自然是知情识趣的,立即抬头,就想说“不用了”,身后的孔英光却是抢着道:“那我们快点过去吧,能抢多少时间算多少。”

    不像是洪主任这种半个官身的一次性高级记者,孔英光这种级别的记者,并不用太在乎级别,尤其是非主管部门的领导,并不一定要毕恭毕敬。为了一篇报道,不那么殷勤也算是正确的选择。

    洪主任就有些蛋疼了,想用眼神道歉,演技又弱的不行。

    倒是军装男多看了孔英光一眼,也没有什么表示。

    “跟着我走。”年轻的办事员并不多话,走的飞快。

    洪主任紧紧跟着,回头望了孔英光一眼,心里恨不得给他,你当了这么久的记者,是不认识车牌还是不认识车?这样的局,也是你能参加的?

    ……